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穿越严重,CP混乱]意 外  

2007-12-11 15:43:19|  分类: TF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向雪鹰姐姐和Firesakura大致敬!!! 

我不希望看到悲剧啊!!! 

于是终于在重看了《休假》《期末作业》《传承》后,带着被PIA飞和被活埋的芯里准备,开始了挖坑~~  

总有一天我会被自己的坑给埋了!!
 

  

我的目标是——威总锤地,柱子不灭,萝太正道,KUSO到底~~ 

 

  

威震天觉得自己现在后悔得简直就想用自己的脑袋去撞U球,后悔的想扯了自己所有的线路,后悔的想把自己的逻辑线路给断了,后悔的连CPU都快烧掉了!

如果以前有谁在他面前一脸严肃的告诉他“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的理论,他高兴的时候会给对方一炮;如果正好碰上他不高兴的话会把对方打到半残;如果刚好不巧他和博派首领掐架互推输了的话他会很开心的把对方折磨到只剩火种燃烧的情况下再回炉重造……

关于前两点,我们不畏艰险、排除万难、坚定不移的几百万年如一日的实行着自己黑枪职业的霸天虎空军指挥官是深有感触的。

而该指挥官曾经的伙伴现在临时的敌人即某虽然装备强大火力却依然自认为是良善的科学家而非战斗人员的飞行系TF则以自己的音频接收器的失灵和差点启动暴力程序而获得了极其深刻的间接感触……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我们转回正题——   

  

威震天现在终于相信了宇宙间确实有公理天道报应一说,而这报应的代价明显是在他粗线条的逻辑线路无法处理的范围之内的。 

  

就在刚才,他一如往常的率领着霸天虎们带着自行开发研制的超强大武器——虽然有不稳定的附加效果——前往某地以抢能量为名实则设好陷阱准备全歼汽车人的战役。

由擎天柱带领的汽车人们也很不负众望的及时赶到。

例行公式般的喊话结束后,开始了千万年如一日的有爱的互掐……||||||||||  

而就在他准备使用自己的终极武器时,明明是由自己不眠不休亲手创造出来却不知为何吃里爬外的与擎天柱处的意外和谐的CRAZEEK跳了出来,导致了本来就不稳定的武器系统濒临爆炸。   

作为一个能屈能伸、极具领袖风度的首领,他也毫无意外的明智的带领着自己的手下快速撤退。

 

飞上空中之后,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眼,红色的光学镜很精确的扫到了那红蓝机体为了救助位于爆炸波及范围的那个地球人类而被卷入了爆炸中……  

    

————————这是一切开端的分割线————————  

当他在回海底基地途中不以为然的教训着又唠叨着诸如“威震天你是个胆小鬼”“威震天你的计划又没有成功”“威震天你不适合做领袖”等等等等言论的红蜘蛛时,来自擎天柱的某条讯息却成功的让他从空中翻滚着直接降落到了海底基地。

 

当声波他们找到他时,他已将近当机并边豪迈的喷着机油边逻辑混乱的狂喊着:“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普神啊!!!我怎么可以忘了呢………………”

  

于是霸天虎们连同向来冷静无比的声波都披着满头黑线看自家老大在充电床上洒着机油沉默了一会,然后在所有TF都以为首领终于正常的时候突然发出阵意义不明的低笑,然后再次沉默,沉默之后再次洒着机油爆发,然后再次沉默……   

在所有的狂派人员终于再也无法忍受自己老大那极度浪费能源的行为,再次发出那被红蜘蛛不止一次腹诽为“猥琐到极致”的笑声时,一阵电火花闪过,世界清静了……   

所有的光学镜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面无表情的站在充电床旁边的情报官,当那愣冽的光学镜头转向他们时,所有围观的TF都作鸟兽散,该干嘛去干嘛! 

他们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看见!!! 
   

  

然后现在,当重新启动的威震天冷静下来,他反复的重放着时间段为“08008XX-08027XX”的信息记录,那是他的数据库中缺失的一部分。  

就在他收到博派领袖擎天柱通过特殊频道发送给他的讯息时,虽然有疑惑,但出于对敌对了百万年的对手的信任——U球才知道他的逻辑线路中为什么会有信任这个词!更何况是自己天天都在变着法的想怎么置对方于死地的死对头——而打开解读时,那段时间内自己的所作所为和对方的种种反应都让他的CPU运转过速。 

他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是雷云关战役后为了修复自己火种伤害而进行的休假。 

现在回想那时与擎天柱的相遇,一路短暂的同行,那个红蓝涂装TF无奈又有些尴尬的举止,都让他打火种中生出了一种“啊啊……我家的擎天柱怎么会是这么可爱的TF啊~~~”的嚎叫。  

  

但是以他对博派指挥官的了解,对方是不会随随便便发送这种讯息的吧,而且还是给他……   

花痴完的威震天终于注意到了这个被他一开始就遗忘的情况,而在百思不得其解后不经意的解密了讯息发送限制那栏后,威震天当机了——   

  

发送限制:火种熄灭 

那么这条讯息会发送过来,是因为擎天柱他……  

  

不知为何强大的CPU迟缓无比的运行着,仿佛这样就可以得到让他满意的答复,可是向来冷静的逻辑线路却刺激般的提醒着他已知的答案!!  

  

无论他如何的逃避,最后的运算结果还是以让他憎恨的精确度呈现在他的面前:

“不——擎天柱,你是我的,只能是属于我的!!!!!谁也不能带走……” 


 随着熔炉炮发射和海水倒灌进基地的声音,狂派的破坏大帝在所有手下瞋目结舌中狂啸着冲出基地,向城市冲去…… `  

“这是怎么了??”红蜘蛛觉得现在根本不用他黑枪了,老大发疯了,他可以顺理成章了,不是吗?

 

“……”声波沉默地倾听着刚返回的激光鸟探听到的关于博派基地同样乱成一团的报告,得出一个结论,“事情……麻烦了………”

 

————————这是威总锤地阶段完成的分割线————————  

  

“千斤顶,你给我解释下,这是怎么回事啊!!!!什么叫不见了!!渣的!我才离开多少时间你就告诉我他不见了!!!!他流水线的,那么大一个机体就这么不见了!!!!!!你怎么看的!!!!!!!!”  

看着愤怒到已经开粗口的高大的蓝白涂装的执法官在实验室抓着博派的科学家使劲的晃啊晃的,没有一个TF敢上前去当炮灰。

 

千斤顶,你一定要顶住啊!

坚持下去,我们在精神上支持你!  

放芯,你坏了的话我绝对会把你修好的!!!  

 

没心没肺的话通过内部通讯传达给了处于怒火最前线的千斤顶,差点没让他光学镜一黑直接进入死机状态,而没有实行的原因是小滚珠的出现。

小小的车顶着一块明显是他的车身6倍大的电子板,在通天晓拿起来查看时,以异常迅速的车速撤离出实验室。  

  

于是,千斤顶的实验室第一次在不是由于他自身的试验而是在蓝白机体陡升的怒火中归为废墟,而千斤顶也很不负飞轮愿的可以准备上手术台了。  

  

电子板上很简单的用稍显幼嫩的笔迹写着

  

    我出去玩了~~^_^  

                                    ——小擎  

 

“擎天柱,你给我等着,最好祈求普神别让我抓到你!!!!!!”

通天晓边诅咒着边向外飞奔而去。  

  

“好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正准备搬动千斤顶的飞轮见到科学家闪动着双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放下对方。   

  

“那个……”  

“你把TF看丢了,这是事实,不要想再狡辩!”为什么你看上去这么的义正严词,但是你的嘴角却有着微笑上扬的弧度~~ 

“||||||……

你~~” 

“如果你不放芯,我就破例让你全程清醒着感受下我完美的医疗技术,保证让你终生难忘!!”为什么你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和善,你的光学镜却又那么的闪亮~~ 

“……手……”
“不过你明知道通天晓在方舟,竟然还会想用大哥来做试验,不得不对你的勇气表示佩服啊~~虽然大哥现在是那个无害的模样,但那还是大哥啊!!!”为什么你的语调是那么的惋惜,你的全身却散发着如此神圣的光芒 

  

普神啊!我错了,别拆我啊!  

 

最后的最后,科学家芯里滴着能量液在众TF的注目中进入了医生神圣的领地。  

  

  

————————这是萝太柱子产生的分割线————————   

 

通天晓在芯里再次诅咒为什么博派就没有飞行功能,害得他现在只能堵在这该死的地方,虽然天火他们已经从空中搜索,但是由于那场意外导致擎天柱的无论从机身、内部线路还是系统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他真的不敢保证他们可以及时的一眼认出他来。 

一想起那时候,他就感觉到一阵寒意从火种中流向全身。

  

因为要接住情急中被擎天柱甩过来的大黄蜂和丹尼尔,通天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爆炸的光芒吞噬了那个与他相伴相生了百万年的红蓝机体。  

  

当通天晓站在爆炸后的那片废墟中,却无法捕捉到任何属于他的信号的那瞬间,他第一次体验到了失去的恐惧。

  

普神啊求求你,千万别让他有事!!恳求你了~~  

  

当废墟被清除,看到那散落一堆的红蓝装甲时,通天晓想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是骇人到可怕的地步才会让向来与他处的很好的斯派克竟然不敢靠近。  

  

不……别让我再失去他!!求您了!!!  

  

他缓缓地屈下自己的右膝,用有些颤抖的手想将装甲拾起,却被装甲下突然的骚动吓了一跳,灵敏的听觉接收器接收到了细微的喘息声。  

愣了一会,他小芯的捡起有些破损的右肩甲、左肩甲,然后是其下的胸甲……   

在揭开的那一瞬间,通天晓觉得他肯定是由于太紧张而导致了视觉传感器的混乱,才会看到红色胸甲下那用细小的双手环抱着无论何时都闪耀着耀眼的彩色光芒的领导模块蜷成一团沉睡着的白色素体且绝对未满140万岁的小TF。  

让系统再次检测,很快得到的回复是没有任何的线路系统问题,那么眼前的这个是……为什么和数据库中那遥久记忆中的身影如此的相似……   

小芯的用自己的手指推了推,没动静。   

不死芯的再推……   

翻了个身,继续睡……   

汗,怎么这反应和某TF小时候赖床时一样啊!!!!!!!
  

再次推了推,这次是使上了点力气了……   

这次终于勉为其难的启动了视觉传感器,在缓慢的重启后,一张意外幼嫩而可爱的脸对上了通天晓的光学镜,然后在他为那意外熟悉的容貌再次呆愣住的时候,小小的TF露出了个天真灿烂的笑容同时用通天晓许久没有听到的声音清清脆脆的喊着:

“妈妈……”  

  

于是被恐惧与希望同时夹击了很久的塞伯坦执法官在一片光学镜头落地的声音中绝望地进入了系统缓冲阶段 

普神啊!!我是求你让他别出事,不是让你把他变回那个别扭爱闯祸最能惹事又难搞定的惹祸幼年体啊!!!!!!!!!!!!!!!!!! Q

 

通天晓想他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洒着镜头清洗液迎着夕阳飞奔而去  

  

  

但是现实就是现实,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也不管警车要怎么修正他自己将近烧毁的逻辑线路,也不管飞轮要花多长时间修复所有TF的光学镜…… 

 

反正,擎天柱——博派的首领,正义的朋友,可靠的大哥,从这一刻起,成为了一个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弱小的幼生TF……

  

另外要强调一点,这里弱化的似乎只是他的武器和部分数据记忆库,并不代表他将自己的智慧和战斗技巧遗忘了。

 

这一点,妄想利用变小的擎天柱来帮助自己试验某“返老还童”试验的千斤顶,反被刚装上特制强化装甲的小擎天柱巧妙利用,成为他逃出他们全天候监护的契机。 

  

虽然有KREMZEEK跟着擎天柱,可是通天晓在调动成长期数据库的记录观看后还是会有种‘普神啊,请救救这个世界吧’仰天长叹的。  

那数不清的捣蛋记录和闯祸能力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TF是再了解不过了,现在再加上常年累计的智慧和KREMZEEK那说强不强说弱不弱的能力,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担心的反倒是那些妄想染指擎天柱的家伙们了。 

  

孩子,是没有‘点到为止、得饶TF处且饶TF’的观念的啊~~~ 

 

嗯,话说,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个沉稳而处处隐忍的样子呢!?  

  

“……发现威震天……重复…在高架路发现威震天……”内置频道中显像一号的通讯响起,让努力回忆中的他猛然醒起现在自己是暂代的指挥官。   

“——通知基地,让爵士他们出发……银剑和天火…你们先行赶去……我们随后就到……”马上调动应战程序,虽然还是担心处于幼生体的擎天柱的安危,可是作为博派的一员,他还是能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何况估计他想找的TF也不会跑到那种地方去的。   

  

但是很显然的,通天晓还是错算了这个世界的奇妙或者更确切地说是这个世界造物者的险恶用芯……  

  

“………威震天发什么疯,竟然……普神在上!!!!我的光学镜没出问题吧……那个是——小擎!!!!!!!!”

“!!!!!!!!什——么————————————!!!!!!!!!!!!!!”天火的通讯让刚刚还冷静无比的发布着出动指令的通天晓全身的能量液沸腾了起来,立马暴怒着转动了自己的引擎,他一路用天火都望尘莫及的速度飙向坐标点,一边怒吼着,“威震天你敢动他一个手指头……他的装甲上如果有任何一道划痕……我要你死的连渣也不剩,连U球也没有办法把你复原……”  

 


小小的红色TF很无辜的站在已经一塌糊涂的高速路上,仰着脑袋看向面前俯首用血红血红的光学镜注视他的巨大银白色机体。

他不过是被众TF管得严了那么点——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碰这里不安全那里有危险……——简直就是当他是一碰就碎的那种,就乘着千斤顶找他的时候让JREEZEEK稍微制造了那么些小混乱——当然小小的擎天柱不知道这些小混乱在被称为“爆炸狂人”的实验室中所产生的效果绝对是赶超威震天的融合炮,很顺便的为不知情的狂派众位炸了半个博派基地……

然而当他正欢快的行走在高架路上——当时,是以超小型厢式货车的形式,他现在的体形连号称‘万年正太’的大黄蜂和飞过山都要用低头的姿势来看到他——却被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高大TF给打乱了所有的出行计划。

当时这个明显有些呆滞的银色TF用可以震裂音频发声器的音量嘶吼着他的名字,扑向高架上每一辆红色涂装的重卡,然后摇晃撕扯。

而自己不过是在他扑向他附近的目标时,很没来由地抢上前拦住并问了一句:“你找我?”就不知道怎么地被这看似疯狂到失去理智的TF给当成目标扑了过来,幸好自己及时的变形并仿佛本能似的跳离了原有的位置,不然的话……

看向自己原本站立的路面那由于承受了对方一扑之力而产生的深深的坑,小擎天柱觉得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火种中第一次开始有了丝后怕。

虽然自己的装甲据说是由天火寻找的原料、铁皮的锤炼加固,经过了千斤顶的试验,飞轮的品质认可,据说就算是在某个危险的红眼铁皮兔子的高危险融合炮击下也可以毫发不伤,可他却觉得无法在这么猛烈的飞扑下安然无事……

而刚才状若颠狂的TF现在只是呆呆地注视着他。

擎天柱本来想立即离开的,可是当他向左迈开一步,对方也动了,正好挡在了他想走的路上,他看了看对方,于是又转身向右迈步,对方即刻跟进,再次挡在了他前进的道路上,如此几次来回折腾,他终于放弃了绕过对方离开的打算。

“叔叔,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稚嫩的声线传入威震天——对,这位在高架路上发羊癫疯的正是我们残忍的破坏大帝伟大的霸天虎领袖。他现在正呆呆的看着眼前红蓝白经典三色涂装的小小机体,望着那天真纯洁的蓝色光学镜,听着那熟悉的却又显得太过稚嫩的音频,突然有种想把这个长得很像老对头的孩子带回基地养起来的冲动。

“……你叫什么名字啊~~”在孩子那软软的声调中突然被平息了内心烦躁的威震天俯下身问,并配合地扯出了一个自认为宇宙间最亲切和蔼美好善良具有诚意的笑容。

……………………

威震天大人,您现在的样子活脱脱就一准备诱拐小萝太的WS怪蜀黍啊~
而且是那种稍微具备些常识或意识正常的人都会躲着走的那种!!

很可惜的是我们伟大的在事故中很不幸的中彩据说只是暂时成为幼生体的博派领袖擎天柱并不属于以上两种范围,或是说从下流水线到现在还没有哪个TF向他灌输过任何的这方面的内容……他只是看着那笑容觉得奇怪,于是微微侧了侧小脑袋。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