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等 待 一 个 明 天  

2007-12-11 15:07:16|  分类: TF同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OR 葱大的图:直至消失天与地

 

——————偶是不值得期待的分割线——————

时间兜兜转转,填平了沧海桑田;

风沙来来去去,抹去了海枯石烂;

舍弃一切的永恒,

是谁的灵魂在低吟

是谁的声音在叹息

是谁的幸福在微笑

塞伯坦星

塞星最高行政部

“嗨……大黄蜂…好久不见……”

“你好,维特维奇先生。”

现塞星特殊部队指挥官有些淡漠的看着通过升级的显像一号与他联系的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蓝星人。

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的疏远了呢?

曾经的伙伴,曾经的兄长,曾经的依靠,都已经在当年那刺目的光芒中消失了……

他知道这并不是他曾在地球陪伴了最久的斯派克的错,他只是憎恨着曾经无能的自己,既而漠视了属于那个时候的一切。

“大黄蜂,听我说,美国军方在DJ7069-6.3-21方位探测到了微弱信号……军方判定是大…擎天柱的信号…但你知道,那里的辐射以人类的技术无法到达…”

“你确定!”蓝色的光学镜头里流转的不再是冰冷无机制的光芒。

“我确定”斯派克·维特维奇一字一字清晰的说着。仿佛要将这个念头刻在自己的脑中,也要刻在他的电路芯片上。

“我们将在……10个地球时内到达!”沉默了良久,当斯派克以为他将永远也得不到回答时,已褪去了稚嫩的电子音以坚定的过于简单词句的回复了他。

对于他的回复,斯派克只能苦笑。是自己一时的糊涂,毁灭了他们对自己的信任,现在的这种状况,真的只能说是自做自受吧。

于是不经意的,想起了那个总是以温柔和包容对待一切地球生物却又为了他们而消失的高大的TF!

希望,这次的信号不会让他们失望……

——————我是中场过渡的分割线——————

对于生活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人来说,5年前在美国本土的那场核弹引起的灾难似乎已经远离了自己。

生活还是那个生活,只是当远眺那个已经成为废墟,没有任何生物可以生存的地方时,会想起那时的疼痛和刹那的震撼。

令人讽刺的是——这次美国人无法找到任何可以承担的恐怖组织或敌对国家,这次是美国用自己制造的核弹攻击了自己的领土,不遗余力的,倾尽所有的毁灭。

对于所有的美国人来说,那片被遗弃的土地是个墓碑,也是个标志,时时刻刻提醒着他们当年的惨剧和那些被他们背弃了的钢铁巨神的身影……

——————我是外星来客的分割线——————

新·旧金山 美军基地

作为唯一具有高灵敏信号接收装置并配备了至今为止美国最先进电子设备和攻击性武器的基地之一,今天的作战指挥室中只能用如临大敌来形容。

作为特别外聘顾问的斯派克?维特维奇一直表情奇怪的听着基地总指挥不停的对下属喊着什么。

基地内所有的电子仪器在一瞬间处于混乱并死机。这让已经习惯一切行动依赖电子设备的美军精英们乱成一团。

为什么要如此戒备呢,我们……并不会再做什么了啊!

看着现在只能用慌乱、嘈杂和恐慌等字眼来形容的指挥部,斯派克轻扯嘴角,慢慢释出一个苦涩多于无奈的笑容,“他们来了。”

还未等人类赶到基地的停机坪,由远及近的轰鸣声让众人诧异的仰首,却见到了一架红白涂装的美军最先进F-22隐形战斗机以人类永远也无法达到的技术在离地面极限近的距离翻转着机身呼啸而过,然后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陡然拉升,盘旋于停机坪上空,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一众渺小的人类。

而就在斯派克为这突如其来的陌生而又熟悉的战机震惊时,另一架纯白色的庞然大物穿过天空厚厚的云层,缓慢而优雅的开始降落。

“……天…火………”

在庞大的喷气飞机降落的轰然声中,斯派克以怀念的声调呢喃着消失了多年的变形金刚的名字。

再次踏上地球,让曾在这个水蓝色星球上生活过不短时间的他们有些奇怪的感觉——

怀念抑或茫然

这个有着蓝色外表的星球,很多时候会让他们想起那个总是在和平时期用温和的蓝色光学镜看着他们的任性与顽皮的大哥;偶尔会加入他们的打闹结果却会不小心使事情朝让警车头痛被飞轮怒视的情况发生的大哥;总是在危急关头用沉稳的嗓音安定着他们的芯并告知他们该怎么做的大哥;总是将沉重一个人肩负的大哥……

而他们,却将他失去了整整5年!

“大黄蜂……爵士…通…”

斯派克是第一个在事隔5年后再次看到变形金刚而没有呆愣住的人,他快步冲上前,却在看到从天而降,紧靠着天火站着的红白涂装的TF,顿时却步,双目圆瞪着失态的冲着天火大吼,“为什么他也在这里?为什么这个霸天虎会……”

“小子,这还轮不到你来管,说话当心点……”红色的光学镜头闪亮闪亮的,秀丽的唇角微挑,尖细沙哑的嗓音处处透着嘲讽的意味,不顾身旁天火那不赞同的神情,继续着他的冷嘲热讽,“比起你们碳基的做法,我们的作风已经很纯朴了……需要我提醒你当年你们是怎么对待他们的吗?”

“……我……我当时并不知道哈罗会这么做的……我以为……”

“你认为……哈……天火,这就是你要保护的人类!?……为了剔除威胁,可以毫不犹豫的以百万碳基的生命为代价来完成歼灭你们的行动……”

“……够了,红蜘蛛,够了!”

天火轻轻的开口,却成功的让红蜘蛛停止将更刻薄的话语从他美丽的唇中吐出。原本闪烁着恶质光芒的镜头在对上身边的高大TF的一瞬柔软了下来。

只为了对方光学镜中一闪而过的痛苦与伤悲。

笨蛋一个!

他撇了撇嘴,悄悄的伸出手,拉了拉天火紧握着的右手,惹来对方一个宽慰的笑。

“我想,无益的事情就不用多,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吧。”一直静静的在旁看着的通天晓开口,即使话语冷淡,但还算是为曾经的伙伴解了围。

“啊……嗯,嗯…这位是…玛丽莎·费尔伯恩,EDC的上尉…这次将由她带的小队带领你们前往信号的发现地…”

即使一切看起来恢复正轨,但红蜘蛛那尖锐的嘲讽却给了现场所有的人类深深的震撼——

那是他们永远埋在心底的秘密,不可告人的秘密,同时也是他们欲望的体现,他们了解这一事实,却又无法正视它

而他们现在即将前往的,是那场悲剧的起始与终结……

——————我是威柱登场的分割线——————

这里是绝望之地,这里是墓葬之地,这里是沉默之地。

风过无痕,只余一天一地的苍茫

现在这里却迎来了五年来第一批客人。

“我只能带你们到这里了,再往前的话,辐射太大,我们的防护设备无法正常使用。”红发干练的女上尉抬头看着在一旁的钢铁巨人,通过公共频率通告对方。

爵士低下头注视着对方,同样启用公共频道,“非常感谢你们给予的帮助,请回吧。之后的就是我们的事了。”

非常标准的官方回答,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对这种回答感到无法适应并嚷着‘受不了’的跑走。

“做事就要有自己的风格”——这可以说是他的名言也是他行动的宗旨。

他回想到之前警车和擎天柱就不止一次的为他的这点头痛不已,并每每让他们在日常中液压升高,CPU运转过速。

改变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在芯中苦笑了下,目送EDC人员的撤离。

虽说是为了尊崇敬爱的大哥擎天柱要以人类的安危为优先的宗旨,但他们都不想让人类加入这次的搜索行动。

转身,却发现还有一个蓝星人类固执的站在原地,倔强的与大黄蜂对视着。

“你必须离开。”斩钉截铁的声音,来自于那个曾经天真无比的孩子。

“我必须去。”更坚定的回答,相对于他们来说小小的身躯竟然散发着无比的意志力,倔强的仰头,瞪视着曾经的伙伴。

不退不让。

“算了,斯派克,你要去就去吧!但是一定跟紧大黄蜂,知道吗!”

“但是……”

“我知道!”

对于爵士的最后决定,大黄蜂还想再反驳,但是蓝白色的高大TF站在他面前,用严厉的目光注视着他,低沉的述说事实,“时间不能再浪费了。”

通天晓的一句话,就堵死了所有到口的话。是的,他们的装置也无法保护他们在辐射中处太长时间。

于是,他默默的接受了通天晓的指令,在他的芯中,这个TF的存在有时候会给予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擎天柱的错觉,于是就如之前那个天真的自己,毫不犹豫的接受博派领袖给予自己的任务一样,他会无条件的执行命令。

变形为车辆状态,打开车门让斯派克坐了进来。既而跟上了自己的伙伴们,向着军方给出的坐标驶去。

而天火和红蜘蛛则早一步出发,从空中搜寻目标。

“到达坐标位置…在你们前方100公里处…这里的辐射很强烈…那是………不!!!!!”

“天火,天火……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内部通讯中天火那掺杂着绝望、悲伤的叫声让众TF芯中一惊,他们都不能想象有什么可以让这个以稳重著称的科学家兼身经百战的战士如此的失常。

在目前的状况下唯一可以解释的是——

擎天柱!

这一认知让博派战士们CPU运转瞬间提高,近乎崩溃的境地。

加踩油门,将引擎转速提到最高,向之前天火标示给他们的位置狂奔而去。

 

————————我是局一完成的分割线————————

在许多许多年以后,静静的和警车依偎在一起从塞星能量塔上看着远处星空的爵士还是会时常想起这天的阳光是怎么照射在这片贫瘠荒芜的大地上,这时的风是怎么卷起地上的尘土扑打在他们的钢铁之躯上,这刻所有的声音离他远去,只有空气在缓缓的流动……

而他们只能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大地上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个高大的钢铁巨神。

曾经有着红蓝涂装的巨大机体褪去了原本的鲜艳色彩,只余暗淡的灰色斜斜地靠在身后本为银色现在残破不堪的机体的胸口。多处破裂的机身在在显示了当时情况的残酷。长期暴露在强烈的辐射和空气中的内部线路已经锈蚀,曾经坚硬的外部装甲也已脆弱不堪,近乎汐化,关节的连接处更是岌岌可危,似断未断……

以及相握在一起的断裂的右手,如拥抱恋人般紧紧环抱着身前躯体的左手……

作为博派的特别行动指挥官,他其实不应该了解很多,但是作为擎天柱的朋友,他却懵懂的知道在他的火种深处一直有一个没有任何TF可以触及的地方,那里存放着的是真正属于他的秘密,而不是他们的大义与他人的利益。

回想起他曾看到那向来温和的蓝色光学镜深处呈现了悠远的恍惚,当时的他不懂,曾经也悄悄问过通天晓,得到的是他的苦笑,以及一句,“这是他的选择他的等待,你不懂!”夹着涩涩的苦痛,让他觉得窒息。

现在,他懂了

可是——

他现在却宁愿不懂

懂得的代价是永恒太过巨大

原来

爱情可以这么伤

原来

等待的终点是结束

原来那是他的爱情——

一天一地,海角天涯

直到消失天与地

——————我是文艺继续的分割线——————

“那是什么?!”斯派克的声音似乎过了很久才被音频接收器接收,在场所有的变形金刚们用仿如当机重启后的缓慢动作看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向从那相握的右手缝隙中发散的丝丝柔和的光芒。

离得最近的天火最先反应过来,启动扫描后他惊呆了。光学镜明灭不定,中央处理器急速运转,逻辑处理过载,他抬头想说什么,可音频发生器却在这时无法正常运转。

“火种,但是很虚弱,信号就是从那里发出的。”再也看不下去天火这么焦急的样子,一直在一旁的红蜘蛛淡淡的开口。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他讨厌看到这样的天火,这时的他眼里没有自己,这会让他想起刚从休眠仓中出来,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天火在听到来自地球的消息后坚持要求出动时他的愤怒。

可是他还是妥协了,并跟着前来。

他不想承受再次失去的痛苦!

火种!普神啊,赞美你!

所有的变形金刚都知道这意味了什么,但他们又都迟疑着,炯异于逻辑线路产生的处理程序,他们的芯片中都流过阵阵的不该属于他们的感情——

恐惧!

怕在拥有希望后得来的依然是失望

静默中,通天晓缓缓上前,小心翼翼的将手伸向交握的双手,却发现如果不将双手分开,将无法取出其中的火种。

他迟疑了下,终于狠心的双手一个用力——

在轰然的弥漫起的烟尘中,交叠的手分开了,露出了跃动中的小小火种。

纯净的银兰色,很美。闪烁着幽幽的温暖的光芒。

威震天,你赢了!

看着眼前这跃动的光芒,通天晓突然想起了在更古早的时间,在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们也还是塞伯坦星上普普通通的一员,在那个夕阳下威震天挑衅地向自己发出的宣言,“他是我的,永远!”

然而之后的战争分隔了两TF,跟在擎天柱身边的他看着那个虽然表面上淡漠了点,但其实却温和宽容的朋友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的领袖,成为了所有汽车人的支柱与安慰,却将自身的忧伤与悲哀囚禁于内芯深处。只在某次不小心被灌多了时,才迷迷糊糊的躺在自己怀里用断断续续的话语发泄出了压抑了许久的芯情。

那一夜脆弱的擎天柱,让他从火种深处感到芯痛。

而现在,他想他无需再为此担芯了。

默默的将澄澈的火种拢起捧在手中,轻轻而又缓慢的呢喃,“我来了!我们……回去吧……回我们的家……”

 

——————我是狗血八点档并拟人开始的分割线——————

“丹尼尔,别跑太远了。”

“哦,别这样,爸爸。”正处于青春期的精力旺盛的孩子朝爱担心的父亲挥了挥手,脚下的步伐没有停止,继续向前跑去“你在我这个年纪已经跑的比任何人都远了。”

缓下正准备追前的脚步,斯派克?维特维奇又想到了自己挥洒激 情的那个时候。不禁笑着看跑到公园尽头朝自己挥手示意的孩子。

算了,世界就在眼前,孩子永远不会知道疲倦为何物的探索着一切,是该让他自己去判断一切事务!

而经历了风雨的自己需要做的,只要在后面看着他,在他摔倒时给予必要的扶持、在他犯错时给予宽慰的笑容……

就如那个宽厚的博派领袖——擎天柱一样

真的,已经过了很久了呢!

丹尼尔·维特维奇朝父亲的方向挥着手。他很为自己的父亲骄傲,就为了他曾经与那传说中的变形巨神们共同战斗过。但是自从一年前他从美军基地回来后,整个人就会不时的陷入一种沉思中,而且也变得很爱唠叨他了。就像今天,不过就是为了参加社区家庭联谊会,就这样不能做,那样最好不要,快把他烦死了。

“真的很罗唆呢!啊—好痛……”边小声的嘀咕着边回转身,分心的结果就是撞到了人,一个平衡没有掌握好,坐倒在地。

“不好意思,眼睛现在不太好,没注意到前面。能站起来吗?”就在丹尼尔坐在地上揉着被撞疼的鼻子哀悼自己被弄脏了的新衣服并正准备兴师问罪时,一个温和醇厚的仿佛带着春日暖暖阳光味道的嗓音伴随着伸到自己面前的纤细有力的右手在他耳边响起,他伸出自己的左手,握住了面前的手并抬头看向对方。

那一瞬,他想他失去了一切的思考,连什么时候被拉起来的都不知道。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眼前这个全身透着儒雅的男人身上。

眼前的男人很显然有张年轻的脸庞,可是满头的披肩碎发却是黯淡的灰色,突兀的就仿如世界在一瞬间被死 亡所覆盖,失却了原有的色彩。

但是他那蓝色的眸子温柔中透着坚忍,平淡中透着悠远,看着他的眼,仿如看到了时间的沉淀……

“你没事吧?”

“……没什么了,是我自己没有当心……”

“…Optimus…叫你别乱跑,好好坐那等我的啊!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你…你知不知道…”

沉稳的嗓音伴随着疑惑的问话在他耳边响起,让他猛然醒觉。在对方的视线下,抓了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回答对方,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被一个略显焦急的华丽嗓音打断了。

回视的丹尼尔再次被急匆匆地冲到眼前的高大男人给震惊了——

华丽的银色长发随着动作在空气中飞舞,红色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气势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诚服其下,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的是一方霸主!

“Mega~”相对于对方的气急败坏,被对方称为‘Optimus’的男人只是轻轻的又有些无奈的轻叹了声,成功的阻止了之后即将爆发出的怒吼。随后微笑着,“耽误你的时间了,不赶快不要紧吗?”

这一问才让丹尼尔省起他要参加的聚会,在心里叫了声“糟糕”,不好意思的向他行了个礼,继续狂奔而去。

虽然奇怪,但真是一个很亲切的人呢!

奔到一半时他突然想起还不知道对方的姓名,有些迟疑的回转身向后看去,却正好看到被称为‘Mega’的男人正用很温柔的动作顺了顺被风吹乱的灰发,然后牵起他的右手慢慢的走着。

“那是谁?!”强硬的语调,拽拽的表情。仿佛只要自己的回答一个不对,就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产生。

“丹尼尔……丹尼尔·维特维奇。斯派克的儿子,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略有感慨的回答着。蓝色的眸中蕴满了浓浓的怀念,这让旁边从刚才开始就为了忙着找他现在刚放下芯来的人非常非常的不开心。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很差啊?我只不过是去买个东西转眼你就不见,你不知道外面的诱拐犯很多啊?美国治安差到什么地步你看新闻还不了解吗?万一遇上恐怖组织怎么办……”完全不给擎天柱任何的回话时间,威震天自顾自连珠炮一样的说着。

而被威震天牵着手走的擎天柱只是轻笑着侧头看向发着牢骚的银发男人。芯里却是想着:再怎么样的恐怖组织也比不上你啊!至于诱拐犯——我这不早就已经遇见了吗!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时候,就已经被这个嚣张却又带着孩子般执着与脾性的家伙连蒙带骗的拐走了自己的芯呢……

一直不停絮叨着的前恐怖组织首领的话语突然停顿了下,他降低了自己的声音缓和了自己的语调,“你知不知道……发现你不在的时候……我以为…又一次…”

“…………”

“……失去……你……”

“我在这里。Megatron!Optimus Prime哪里也不会去,就在这里……”

打从芯底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在现在难得显露的脆弱震惊了,那略微颤抖的声调让擎天柱不知不觉的痛了芯,伤了情,既而回想起当他以人类的躯体清醒过来的那瞬,他脸上虚脱般的表情和眼中的如释重负。

轻轻的环抱着这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男人,他发誓般的在他的耳边低语。

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他了,却还是忽视了他藏起的情感——

正如自己在母星那场突变后选择埋藏了自己的爱情,背负起了沉重的责任与艰苦的战斗。

原来他从不曾忘却什么,只是如孩子般无措的倔强的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

于是,他们背离了对方,转身就形同陌路,渐行渐远……

他们都以为

相见不如怀念

却在见到时才发现——

怀念不如相见

“好了,好了……不要撒娇了,难不难看啊…不怕被别人笑话…”拍了拍威震天埋在他肩颈处的银色脑袋,他略微调侃的说着。

“谁敢!”一边恶狠狠的低吼着,一边在擎天柱的肩头蹭了好一会才放开了他。修长的手指撩起一缕灰色的发,他的芯却又痛了,“头发……真的没办法了吗~~”

“站久了我感到有些累了!”不想安慰也知道自己任何的解释对方都听不进去,干脆直接的开口,果然得来对方稍显罗嗦的回答,“告诉你别太累别太累,你怎么就是这么不听话…刚才有没有伤到啊…不行,我不放芯……回去就联络声波派人来看看……”

静静的听着曾经狂傲的霸天虎领袖一反常态婆婆妈妈的碎碎念,擎天柱的内芯中却放芯又忧芯。

他宁愿看着这样的威震天也不愿对着看着他由于火种伤害过剧无法修复导致这个身体全方面器 官衰弱而时不时露出的痛芯的表情——虽然他更想看到的是曾经意气风发、霸道无比却又时常别扭的威震天。

握紧了相牵的双手,相视而笑,慢慢的向前走去!

普神啊,就再多给他点时间吧!

就让他最后再任性一次吧——

让他在生命的最后,给出自己最完整的爱情……

————————我是最终END的分割线————————

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是一幢靠湖而建的安静却又别致的别墅,擎天柱坐在花园里唯一一张树荫遮盖下的银色长椅上,回想起当时威震天一脸别扭的带着他看花园时告诉他“这长椅是‘专门’为他加的”——当然这几个字的咬字特别含糊与轻声。

想到那张扭曲着的俊脸,他开心的笑了,然后闭上了眼,静静的享受着透过大树的缝隙撒下的午后阳光。

“Optimus……Op……”从别墅中一路找出来的威震天看到的就是点点碎碎的阳光洒在他那恬静安睡在长椅上的恋人身上,让他显得更加的安详。有些无奈的放轻脚步向他走去,俯视着那张宛如孩子般纯净的睡脸,嘴角漾开了他自己都不自觉的宠溺的微笑和芯痛。

——火种的伤害是根本无法恢复的,这你应该比我更了解……

对,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即使用我们现有的技术也只能让他转变为碳基的形态,但是手术后他是否能醒过来,只能期待奇迹……

不,我要的不是这种废话,我只要他回来,无论以什么样的形态……

——笨蛋威震天,如果你这么做的话,连你的火种有可能也会……好吧,如果这是您的选择…那么我服从……

是,你们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他是我的,谁都不能把他从我手中抢走……

——这是我能做的极限了,但是他的身体各部位的器 官会急剧衰退,到时候…你确定你要这样看着他走到最后一步…

渣,这不是你该管的事。管好你自己该管的操心你的天火去!烦恼到时候该怎么给他解释吧!!

我刻意的忽略了红蜘蛛临别时的饱含怜悯的眼神,逃避着终会到来的事实,只为了抓住时间的碎片,只为了弥补逝去的时光,只为了留住现在这样的瞬间……

“…嗯?Megatron……”

“…你啊,晒个太阳也能睡着,这么……”宠溺的揉着他柔软的发,看着他迷糊的揉着眼抬头看向他。

“已经天黑了吗?”轻轻的问句,却没有得到即刻的回答。带着些许疑惑地侧首,得到一个令人窒息的拥抱。

“Me…ga…tron……?”不确定的呼唤,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可以感觉到那隐忍着什么的微微颤抖。伸出手,努力在一片黑暗中摸索。

“……我在,Optimus,在这”许久之后,那个惯常的磁性而又优雅的嗓音在他耳边低低响起。

“我好累。”话语中掩不住的是浓浓的疲倦和一抹了悟。

“睡吧。”放松了怀抱,揽过他的肩,调试了合适的角度,让他的头靠在他的肩上,轻轻顺了顺他灰色的发,猩红的眼愈加温柔的凝视着他。

“晚安,Mega!”缓缓的合上没有焦距的蓝色眼眸,让所有的意识沉入黑暗之前,他轻轻的呢喃着,“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我也爱你…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所以…安芯的睡吧……”相握在一起的手,温柔而坚定。轻抚着他熟睡的脸庞,威震天的眼中是满满的内疚与痛芯“…不用抱歉,是我没有遵守那个承诺……这一次,我再也不放开你的手了……”

从在蓝星的沉默之地拿到火种后的不久,通天晓就认知到那火种不属于擎天柱或威震天任何一个TF,但是却又带着两方首领的特性,持续的怀疑直到天火和红蜘蛛的一次吵架得到了证实——那个火种,由他命名为天灾的火种是当时威震天为救濒临消亡的擎天柱的火种而进行单方面火种融合给予修复时的不经意的产物……而他们要找的人,已经在蓝星上隐居了好几年了……

当得到天火通知而赶到蓝星威震天的居住的的通天晓,看到的就是那美丽的夕阳下肩挨着肩坐在花园长椅上依偎着的两人——

灰色的发与银色的发交缠在一起,就如他们那长长的一生,相契却又背离。

明明呼唤着彼此,伸向对方的双手,却只为了切断永恒。

彼此的倔强,彼此的责任,让他们不断的追逐,疲惫不堪,却又依然互相等待着那唯一留在芯底的最初的承诺……

而现在那妨如沉睡的容颜上,是满足的浅浅的笑,昭示着最后的美好——

倘若只有一个愿望能够实现,我愿永远这样沉睡在你的身边!

————————我是最终结局的分割线————————

在很多年后的一个黄昏,正处于磨合期的天灾很疑惑的指着在能量塔上互相依偎着的警车与爵士的身影,向他的监护人问了个问题:“通天晓,天火说警车和爵士那样是因为爱……爱是什么呢?”

拒绝了议会的召唤与任命依然是塞伯坦执法官的蓝白机体默默抬头注视着滑过天空并肩飞行的两架机体,缓缓的开口“爱啊,就是在最后的最后,都可以两个人一起手拉着手,肩并着肩,看着日升日落……”

“……那你可以等我吗?等我赶上来,和你一起看日出……?”沉默了会,黑色的机体用还稍显稚嫩的声音诚挚的请求着,让通天晓错愕的同时又看见了遥久时空中的他和他……

“可以,我会等你的!”

夕阳下,通天晓一字一句的缓慢却又认真的回答,悠远而又真实……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