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GW同人/钢炼改写版]迷宫の十字路  

2008-03-25 23:11:55|  分类: 前尘·往事—GW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迷宫の十字路

 

演员表(暂定):

希洛·唯 饰演 希洛·穆斯唐

莉莉娜·达利安 饰演 丽莎·赫可艾

迪奥·麦斯威尔 饰演 爱德华·艾尔利克

卡多鲁·温拿 饰演 阿尔冯斯·艾尔利克

特洛瓦·巴顿 饰演 金·布莱特(大总统)

拖列斯·克修里那达 饰演 玛斯·修兹

杰克斯·马吉斯 饰演 斯卡

诺因 饰演 泉美

莉蒂·安 饰演 史洛斯(人造人)

桃乐丝 饰演 拉丝特(人造人)

五飞 饰演 恩维(人造人)

人员不够了啊!现在征集阿姆斯特朗、格拉特尼的扮演者!!

哪位大人行行好,或是看了觉得还可以的,请告诉我哪个比较适合演哪个。

(又是一堆废话。抱歉,荼毒各位大人的眼睛了)

[GW原创] 迷宫の十字路

你说

人生是一个迷宫,你在这里,我在那里。

明明近在咫尺,却依旧寻寻觅觅

只要再进一步,就可以触碰到对方

你却在那十字向左转

我却在那十字向右转

于是

错过了一生……

错过了永世……

————给许多正在错过与将要错过的人们

深深沉沉的梦中,浮现的是那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在那个天空飞舞着温柔色彩的季节,有人问过自己些什么——

哪,希洛。如果有一天别人告诉你你只能再活一天了,你会做什么呢?

啊……嗯……有好多事情啊!吃饭、睡觉……当然,最重要的是——约会!

…………

你呢?

……我啊,要……

什么呢?

为什么每次那轻柔到不可思议的声音总是飘散在风中,溶解在空气里

抓不住,握不牢……

你要说什么呢

——舞!

月光下的大楼上,久久坐于其上的纤细身影任长长的发丝飞舞在清凉的夜风中,缓缓张开黑夜般的眼,轻轻的话语,飘散在风中:

“找到你了,希洛……”

人如果不付出什么就得不到什么,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什么,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那时我们相信这是世界的真实。

——钢之炼金术士——

迷宫の十字路

Part 1 寻觅与再会

“……大佐——”

“……我在听。”

女性不再压抑怒火的高亢叫声让处于昏昏沉沉状态的焰之炼金术师立刻正襟危坐,丝毫不敢怠慢地应声以示自己清醒的事实。

金发的秘书静静地盯着又恢复了一脸严肃的上司,那种不言不语的样子与表情以及锐利的视线,渐渐地让向来自认面对任何事都镇定自若的希洛·唯大佐开始紧张不安起来。

他,不会又惹火他那尽职的秘书了吧?!

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莉莉娜·达利安中尉尽责的继续刚才被打断的报告。

连早上上班都会发呆到打瞌睡,这个上司真的可以实现他那“宏伟”的愿望吗?

“袭击军部?杰克斯的举动几时变的这么大了!”用手枕着下巴,黑发的大佐有些戏谑的说着。

“不是杰克斯。”

“不是?!”惊讶。

“据目击者说,来人是一头黑色长发,但因为动作太快,所以没看清是男是女。那绝对不是杰克斯,”停顿了下,莉莉娜继续说,“奇怪的是,这个在两天之内袭击全国各地军部的国家炼金术士的人,却没有伤到任何人。说是袭击,反倒更像是在寻找什么的样子……”

“确实——很奇怪呢……”

换了个姿势,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他陷入了沉思。

攻击军部的炼金术士……

既然不是杰克斯,那么会是谁呢?

奇怪的人!

说到奇怪,又想起了最近反反复复出现的梦——

有多久没有梦到那个时候了呢?

“咳,所以中央下达了大总统的命令:告戒各军部负责人,小心提防。”

怒!!又给她神游天外去了!

“啊,如果是美女的话,我倒是极为欢迎她的到来呢。”

嘴角习惯性地扯出被钢之炼金术师不屑地冠以“痞子样”的迷人笑容,发表了让下属皱眉的言论。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那是你对我的欢迎呢?希洛·唯大^^^^佐”

“!?”

“砰——砰”

“……||||||||||||”

清脆的枪响后,是一片死寂。

希洛有点颤抖的声音在这之后响起:

“……我说,莉莉娜中尉,下次拔枪之前可以先通知我吗?”

“很抱歉,大佐。”可靠干练的部下快速的装填好替换的子弹,一边警惕的注视四周,一边回答着上司的要求,“事出紧急,请谅解。”

故意的,你这绝对是公报私仇啊!

这是办公室内所有人在看到那排弹孔以及完全丧失了平时优雅、狼狈的坐倒在地的黑发青年时心中不约而同的呐喊。

“呀呀,真是个盛大无比的欢迎仪式呢!”

如水晶一般透明、清澈的声音敲击着听者的耳膜。

转头,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身影优雅的站在黑暗中,看不见她的样子,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有那长及腿部的黑发如春风中的垂柳一般飘舞着优美的曲线。

“不知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从地上爬起,希洛恢复了以往的冷静。挥手制止了部下拔枪射击的举动,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置身于对手面前。

按照她刚才的言语可以断定,她似乎就是这两天里大肆袭击军部的炼金术士了。

但是,她刚才并没有使用炼金术攻击。

为什么呢?

不过总觉得这种感觉很熟悉……

“你,不会忍心拒绝一位女士的要求吧!”

没有直接的回答,只是诱惑的低语。宛若情人的撒娇,甜蜜却充满了陷阱。

“那就要看是什么样的要求了。”

“我想……要求你一天的——生命呢?”

“我需要慎重考虑。”维持着优雅的笑容,眼中的笑意却早被冰寒所取代。

“……这可由不得你……”

“大佐——!!!”

话音还未落,一直在暗处的人已冲到了面前。

伸手,手指并拢——

抬眼,被长长黑发掩盖的脸在瞳孔中扩大……

预期中的响指声却并未响起。

众人的惊呼中,女子的手臂已环上了他的脖颈。

明明有时间可以发动炼成阵的,为什么又在那一刻停下了呢?

枪已举起,却无法扣动扳机。

僵持。

直到——

“迪奥。”

随着莉莉娜的叫声,炼成的光芒在袭击者的背后亮起。

出其不意的炼成与巨大铠甲的从旁进攻,让女子对希洛的牵制疏忽的一瞬,枪声响起。

两面的夹攻,让神秘女子彻底的从希洛的身边退开。

“大佐,你又欠我人情了啊!”

褐发的少年在那一瞬间快速的攻上前,以与卡多鲁的默契配合丝毫不给女子缓气的机会。并狡猾的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使女子摔倒在地。

“啪——”

晚到的响指声中,火焰蔓延。

但是——

“混蛋大佐——你竟然笨到连炼成也会对错人啊!”

在迪奥的怒吼声中,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全看向顶头上司。

有没有搞错啊!大佐竟然对着迪奥发动炼成阵也。

这——果然是因为

太无能了吧……

一反常态的,希洛并没有打蛇随棍上地进行平时的休闲运动。反倒马上冲到那神秘女子面前,略显紧张地扶起她。

“没事吗?”

摇了摇头,女子抬手顺了顺华美的长发。

那一抬手的风情,那一笑的风华瞬时迷倒了在场所有的雄性动物。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善于近身战啊……希洛。”

“你也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捉弄人,”敛去紧张,希洛的脸上又挂起了笑容,但怎么看怎么觉得是无奈苦笑的成分居多。

“好久不见,舞。”

原来……

众人很配合的全体僵硬。

搞什么飞机啊,老友见面需要弄成这么隆重的场面吗?

忙着愤慨的军部众人并没有注意到莉莉娜在那一瞬的复杂表情。

“喂——##”

“钢?你还有事吗?”

“你——”

恢复了常态的大佐很顺应大众期待的用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以一种别人模仿不了的优雅,斜眼将眼光瞟向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士兼非常有用的部下,用那懒散的声音与语调问着。于是,不意外的激起了某个人内心‘小小的无聊的(大佐语)’自尊。

众人熟门熟路自动闪开——

Ready Start !

好戏上演!

但是,今天却有了一个小小的意外——

“希洛。”

“恩。”

“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已经离开了那么长时间了……”

“?”

“……你的儿子都已经这么大了……”

“……|||||||||||||||”

“谁是……”

“他不是我的儿子啊!!!!!!!”

看吧,看吧,又开始了,司令部的名产——钢的怒吼。

众人习惯性的点头、摇头、摆手、无奈、叹息……

等等——

怎么声音不对……

终于反应过来的众人在瞬间下巴全掉地上了。

那个嘲讽生气发火沮丧打架抢人家女朋友……—__—||||||都很有风度的无……(自动消音中)大佐,现在却抢在某只前先形象大失的吼叫,还抢了别人的注册动作,挥舞着双手……

变天了吗?世界要毁灭了吗?

原来他们向来冷静自信优雅迷人目标崇高——当然,后两点请自动过滤——的大佐也会有这么…………

可爱的反应啊!

崇拜,崇拜!!!

向让他们看到如此好戏的女神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不是吗?”美丽的脸上爬满疑惑。

“绝·对·不·是!”

有也不会是这样性格扭曲、只会惹麻烦的臭屁小孩。

“哦,不是亲生儿子。”疑惑转为若有所思。点头。

知道了吧,了解了吧!

“原来是私生子啊!”十分肯定的语气,万分鄙视的眼神。

“不是,不是,不是,我说了不是啊!!!”

“希洛啊!做人呢,第一是要讲究老实——是就是,没有什么好推脱的。你还年轻,总会有那么一点无法避免的错误。还是说,你……”

一阵语重心长的说教,在他眼前轻摇的细长手指,怜悯的语气与同情的眼神。

他受不了了!!!!!!

他受不了,有人更是已忍耐到极限了。

“大佐……有件事必须提醒您,”深吸一口气,“请·工·作!”

南方军部的绝对实权者终于开口了,平静却不容抗拒的口吻让希洛本来就灰暗的脸顿时转为黑色。

缓慢地如电影慢镜头播放般扭过头,看向金发的女性,黑色的眼瞳中充满了恳求。

不要,他今天受刺激过度,他被袭击了也,他要休假一点不过分!

他有这个权利!

“工作。”

简单坚决的两个单字很轻易的粉碎了他这一刻的妄想。

于是,众人狂汗的看着精神恍惚走路飘摇的上司回到已近半毁,文件却奇迹般的毫发无伤的办公桌,继续为他艰苦的大总统梦想努力。

“那么……”转头,看向一脸有趣表情的舞,开口,却犹豫着不知到底该如何称呼。

“就像以前那样叫我‘舞’吧。”看出了她迟疑的瞬间,舞漾出一个如同秋天晴空一般清澈的微笑,“也是好久不见了吧,莉莉娜?”

“是的,好久不见……舞。”

随着她的笑容,莉莉娜向来平静无波的脸上也露出了丝微笑。

 

 

演员表新增人员:

玛莉梅亚 饰演 凯瑟琳·阿姆斯特朗

发现真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那位少佐,于是只能保留这位的存在。反正是来走个过场啊!

寻觅的终点是再会

那么

当错过的时光再次交汇

交错的目光

是陌生还是熟悉

是光阴改变了我们

还是我们改变了自己

只是

记忆中的过往已逝去

在那刻

我们成了——

最熟悉的陌生人

————给世上所有正怀念着与已遗忘过往的人们

希洛啊,你不觉得这很残酷吗?

你也有这种感觉啊……

无奈啊无奈,是皱着眉将手中的通知书交给一旁的拖列斯的希洛现在唯一的念头。

早知道考上国家炼金术士会这样,我才不考呢!是谁出的鬼主意?!

——舞……是你说要参加的啊!||||||||||||||||

……?希洛——

是。

我们逃吧。

面对美女认真而热切的眼神,他汗流浃背。

认真思考了良久,他终于决定——逃!

不准逃!

烟尘滚滚,一旁的拖列斯笑了笑,将手中的印刷精美的纸张往后一扔,漫步走去。

飞扬在风中的纸飘落在地,穿着靛蓝色军装的金发少女拣起,轻轻念出:

“……兹命令焰之炼金术士希洛·唯与空之炼金术士舞·法蒂玛即日赶赴东部战场,参加镇压行动……”

回首天际,一样的蓝与白。

却在此时,透出了不同以往的残酷与悲哀。

人如果不牺牲什么就得不到什么,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什么,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那时我们相信这是世界的真实。

——钢之炼金术士——

迷宫の十字路

Part 2 现在与往日

“就是这样。”

坐在希洛办公室内捧着茶杯,在阳光的照耀下享受般微眯着眼的舞为自己的话做了总结陈词。

那悠闲的动作与表情让某个奋笔急书的人恨的咬牙切齿,却又无法发作,只好在部下时不时扫过的视线下继续埋头苦干。

而其他人则各个是活生生吞下一只耗子的表情——

什么叫‘就是这样’?

因为你要找人,就把全国的军部都闹了个遍!

这什么找法啊?!

别以为你是国家炼金术士就这么……嚣……张……

国·家·炼·金·术·士!!!!

“你是国家炼金术士?”

“是啊。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疑惑。为什么都是不可思议的眼神,有那么难以相信吗?

“证明?”

迪奥不信的伸手。

如果她是炼金术士,怎么可能在刚才的情况下不用炼金术?

相信她才有鬼呢!

顺手一摸,将一根连着银链的怀表扔到他的手中,继续好心情的享受着自己的午茶。

“你,真的是国家炼金术士!?”

“连你这种又矮又小的小孩子都是,为什么我不可以?”

微咪了口茶,用一种挑剔的眼光扫视了眼前的小孩一遍,露出一个奸诈与美丽同具的微笑,一开口却是不输希洛的毒舌。

“谁是连用放大镜加显微镜都看不到的超级迷你……”

“你。”

不愧是大佐的旧友,插科打诨煽风点火专踩痛脚嘴快如刀心肠恶毒,五毒俱全有过之而无不及。同样优雅的动作、简单的一个字就可以让钢抓狂暴跳如雷。

果然,只要和这位上司扯上点关系的——都不是普通人啊!

喂喂,怎么能这么说哪!

“呵呵,小鬼就是小鬼。长的矮小就不说了,连性格和理解能力也是只停留在婴幼儿阶段啊。”

享受的同时,魅力无边的空之炼金术士点火烧豆,还不忘在火上浇油的同时大力煽风助长火势。

小!矮!!!婴幼儿!!!!

小———!!!!!!!!!!!

哼哼哼

少年的脸庞不自然地扯出笑容,军部众人整齐划一地向后撤退。

开玩笑,迪奥已经气的失去理智了也,谁敢担保自己不会被殃及!?

“啪”

双手合十的同时,身体已向悠闲的舞冲去。

冷眼看着冲过来的愤怒的少年,舞的唇漾起神秘的笑容。

扬手,茶杯腾空,水在空中飞溅、掉落。

手指轻弹——

众人根本连反应还没有,事情就解决了。

迪奥向来自傲的双手不知何时被冻结住了。

目瞪口呆。是此时最好用的形容词。

“你忘了我可是被称为‘空之炼金术士’。我可以自由地控制空气中元素的集合。就像这样——”

再一个响指,冻结的冰化成了雾气,蒸腾。

“当然,炼成阵我直接画在手上。很方便吧。”

超级方便啊!

“对了,我的茶杯呢?”

四处寻找,回头,猛然发现刚才还在埋头苦干的希洛已被砸晕阵亡,莉莉娜似乎在为该如何处理这突发的事件发呆中,而她的茶杯碎裂在地。

回首,舞一脸的沉痛。

众人正想绞尽脑汁说出诸如‘别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大佐不会无能到被一只茶杯打到’……的话,还未出口,却见沉痛的美人轻启唇。

“可惜了……,”吐字清晰,“我的茶杯。”

众人倒。

前言收回,空之炼金术士是比焰之炼金术士更恶劣的存在!!

安静的室内,听不到一丝的嘈杂。仿佛人世的繁复全被隔离在外。

寂静地让他仿若置身于当年他们走过的伊修巴尔——

只有死亡,没有生者。

然后,是她清冷如常的声音唤回了他迷失在过去的思绪。

“醒了。”

“……”

“舞——”

“恩?”

让他继续枕靠在自己的大腿上,白皙优美的手指轻轻的梳理着那一头宛如黑豹皮毛一样优雅的头发,享受着那种触摸丝绸般的感受。

“拖列斯……死了”

“……”

“是我的错啊!明明那么了解他的性格与行事,还拜托他去调查……”

“……也许钢说的对,如果我早点去接电话的话……”

“……有时候,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心……”

平静的话语

支离破碎的心……

安静的听着他的自责,看他抬手遮住了眼。

知道他强装的坚强与真正的脆弱——

现在的他需要的不是安慰,不是认同。

只要静静的听他倾诉就行了。

即使——心痛着他的付出与失去。

人生,就是如此残忍的一件事:

得到了什么,同样的就要付出什么。

即使有时得到的远远及不上付出的一小部分,但,也只能承受。

而,那种深入骨髓的心伤疼痛

是谁也无法代替承受的。

轻而有规律的叩门声响起,然后传来莉莉娜清脆的嗓音。

“该工作了呢。”

喃喃自语着,他已是一脸轻松的坐起。

“希洛。”

“什么事,舞?”

被身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喊住,他停了下来,却并未回头。

“……我饿了。”

下巴脱臼头痛发作全身无力……

为什么,会有这种人存在啊?

在孤男寡女且绝对是帅哥美女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独处一室如此煽情的告白后不是应该美女感动的抱住欲离开的帅哥然后再哭泣着说一些诸如‘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会永远陪着你’之类的话语然后双眼对视许久再来个深情拥吻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最后水到渠成皆大欢喜吗……

为什么他听到的却是——

老天啊,你不开眼啊……

真正的欲哭无泪!

“希~~~~~洛——”

“嘿——我在听。”

听到那刻意拖长的快乐声调,黑发的帅哥只觉得地狱的到来。

想起以往鲜血淋漓的惨痛教训,即使外面艳阳高照,他仍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如何?”微笑微笑。

“……”

“回答嘛,让美丽的淑女饿肚子可不是绅士的行为哦。”

那也要是面对真正的淑女才行。当然这句话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依旧是优雅美丽的笑,小女孩撒娇似的口吻。但是希洛就是可以在那双漂亮的与他的眸同色的眼中感觉到阵阵杀气。

他更清楚的看到她修长的手指正在慢慢的并拢……

我还不想死啊!

“——好!”

希洛万分后悔的发现,他当时其实应该很有骨气的断然拒绝。

再次辛苦地以能杀人的目光瞪走一个上前准备搭讪舞的无聊人士,疲累地回头看向正在比划服装,笑的一脸灿烂的舞。

谁都无法否认,舞是个美女而且是那种少见的绝世大美女这件事。

她是那种光是一个动作、一个笑容,甚至简单到一个不经意之间的眼神都可以吸引大批的雄性动物前仆后继的女性。

但……

有时候,前面的话全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但……

只看到她外表美丽的人,怎么会想到她的恐怖!

又打了个哆嗦。

想起自己曾经嘲笑过钢他们对老师的无边恐惧,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报应了。

果然,不可以太幸灾乐祸的呢!

看看,就只是吃顿饭,怎么就变成逛街了呢?

女人果然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不,更正,是他身边的那两位特别的女性。

说起来,真的很奇怪,这次莉莉娜竟然如此大度的放行。

他可不可以认为是个好现象——美丽认真的下属终于开始了解上司的痛苦了呢?

“唯大佐?”

正沉浸在感激涕凌中时,熟悉的声音响起。转头,不意外的看到那些闪耀的星星之后,开始头痛。

这就叫流年不利吗?

“这位是舍妹玛丽梅亚·阿姆斯特朗。”

闪耀的星星更加灿烂了。

不同于其兄的娇小身子从那堵肉墙后探出头,害羞的看向他,既而缩了回去。

酒红色的发,小巧的脸蛋,确实是美女一个。

不过忠实部下哈勃克的可怜遭遇再次告诉了他——人不可貌相的真理。

就像他眼前这位美女!

眼前?!

“舞,你何时过来的?”

“就在刚才,你发呆的时候。”美丽的女子优雅的与时刻闪耀着星光的壮硕男人握手问好,还不忘调侃。

“舞?……”路易·阿姆斯特朗慢半拍的反应过来,那绿豆一样的眼睛瞪到了它的极限。“你是舞·法蒂玛——空之炼金术士!?”

点头,甜美的微笑。

僵硬,星星的坠落。

继续微笑。

冷汗穷流。

“好可爱的女孩。你好,我是舞·法蒂玛。”

“您好,法蒂玛小姐……”

“直接称呼我舞就可以了。”挥了挥手,阻止了玛莉梅亚的尊称,满脸笑容地俯身,“何况,当年你哥哥和我可是同一所军校毕业的……”

一阵狂风刮过,玛莉梅亚娇小的身躯从舞的眼前消失了——

“好大的风啊!”自言自语着,回头刹那完美无缺的微笑注视让张大嘴,做好了一切大笑准备的希洛,硬生生的让他将到了嘴边的笑声咽下,忍到内伤。

远处,阿姆斯特朗壮硕的身影挥洒着汗水,迎着美丽的夕阳飞奔中……

“哥哥,我们为什么要走?”

“为了逃离危险!”

“!?那里有危险吗?那么你没告诉法蒂玛小姐……”

刹车,停下,带起一片尘土。

贼小贼小的豆眼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妹妹,泪流满面——

怎么会有这么天真可爱的妹妹啊!!!

“听好……那是个很长的故事,是一个……不堪回首的~~~悲惨地狱啊!!!!”

夕阳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开始了忆苦思甜的回忆……

无责任感叹:看完钢炼37,不得不再次佩服制作组的搞笑水准——听到那段经典的开场白改变了,标题也改成了《焰之炼金术士》,还以为和火影忍者一样出了新的OVA呢,没想到……在此为简·哈勃克哀悼!!

难得的轻松啊,是大战前的平静吧。但这往往酝酿着更大的风暴。

快结束吧,快结束吧!!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