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GW同人]前尘往事·遇见  

2008-03-25 23:08:57|  分类: 前尘·往事—GW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尘往事·遇见

{ 本故事纯属原创 如有雷同 万分荣幸 }

用微笑来掩饰即将藏不住的泪,笑着送她离开尘世;笑着看世界在眼前崩毁,直到有一天,让孤寂侵占了心,才发现,已遗忘了,该如何哭泣。只是笑着,看红尘百转千回,将你摒弃。

“迪奥啊……我喜欢这个名字哦……”

“迪奥的笑容好漂亮,好温柔哦,我最喜欢了。”

灿烂的笑容,率真的话语,在荒芜的心中撒下甘霖。

“……迪奥——我真的好爱他,怎么办?”

“迪奥、迪奥,我告诉你哦,他向我求婚了!我要当他的新娘了,好开心好开心……你会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幸福的笑容,眩目的让他想流泪。

“你还会一直来为我过生日吧?……呵呵,答应了就不许赖。”

“……不准哭哦,我,最喜欢迪奥的笑容了……”

淘气的,快乐的,担心的,忧伤的,开心的,幸福的,美丽的……

最后的最后,留给他的却依旧是灿烂如昔的笑容,让人无法忘怀。

“真是任性的要求啊,”轻抚刻在坚硬的墓石上,更是烙在心上的名字,迪奥笑着轻语。记忆中满是她的笑颜,“生日快乐,希尔德。”

她是何时走出自己的生命,消失在眼前的呢?

想一想,那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又好像是昨天才刚发生过的事,时间的流逝,带走了无数的生命,只留下他一人,面对着当日的时光,抚摩着心中天使的容颜。醒时,却发现,失去她的日子——长的——已经再也记不清了!

“锵——”

突如其来的打斗声让他不悦地皱起好看的眉。转身,静静地溶于夜色中。

深夜,寂静的皇陵中,一个看上去还未满10岁的男孩在其中巧妙的利用树木与墓碑作掩护,且战且走,将追击的敌人各个击败。

乌黑的发,如星的黑眸中闪动着与他的年龄所不符的霸气与冷静,手中挥舞着与身高不合的大剑。

鲜血几乎染红了他身上所着的白衣。除了敌人的外大概也有不少是他自己贡献的。

一个踯趔,男孩摔倒在地。追的最近的一个杀手高兴的冲上前,想一刀解决他。

一道忽起的刀光,他听见了自己咽喉的鲜血喷涌而出的声音。

不敢置信的瞪着拄刀起地的男孩,带着不甘的心倒下。

男孩用刀拄地,强撑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刚才的一击已用尽了他的力量,环视着小心围上来的敌人,一双闪亮的黑瞳中满是无惧。

血似乎流的太多了。他这次会死去吧。

王姐会不会为自己哭呢?

不,也许听到自己的死讯,王姐只会感到轻松吧。毕竟,自己在她的眼中只是一个无能的王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但是,即使要死,他也要死的像个战士。

深吸一口气,背水一战。

“你们在干什么?”

似乎单纯无邪的清亮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中。他惊讶的看着从身后阴影中缓缓步出的长发少年,他们竟然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少年走过他身边时不经意的轻触他的肩,伤痛不可思议的减轻了,一股暖流游走在他的四肢,那暖暖的感觉让他紧绷的神经与身体放松了下来,只想睡觉,于是身体软软的躺倒。

少年在杀手们面前站定。很随意,全无防备,淡淡的笑,像一个天真的孩子。

在月光映照下的纯净蓝色中却流转着一抹紫色的波光,妖邪而诡异。

“大人不可以欺负小孩哦。”少年开朗的笑着,还向孩子眨了眨眼。让他不禁想发笑。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安。

“一起杀。”

冷酷无情的声音,带来了地狱的呼喊。

“哎呀呀,真是可怕呢!”

清朗的声音里有了一丝笑意,但躺在地上意识逐渐迷离的他却只感到那语意下的冷漠。

在渐渐模糊的视线中,唯一清晰的是四溅的血肉中少年那轻轻扬起的唇瓣与带了点邪魅的笑容。

美丽,却泛着让人心惊的残酷。

一身宫装的女子不顾形象的向墓园跑来,焦急的脸庞在看到那一地的血腥后,一下子刷白。她颤抖着走向前,不顾血腥,在尸首中寻找着。

“你在找他吗?”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她惊吓,熟悉的嗓音却使她心安。

转身。

在月光下如精灵般的长发少年悠闲而随意的坐在皇陵的墓石上,黑发的孩子横卧在他面前。她扑到男孩身边,欣喜的发现他只是失血过多而昏过去了,但是身上的伤口都已经愈合了。看着他衣上的艳红与一道道的伤口,眼中的怜惜慢慢转为坚硬的冷酷。

“是你救了他……迪奥,你不讨厌这孩子吧——”莉蒂轻仰着头,清澈的眼中闪过的是再难掩住的血腥。“不是人类的你,可愿意帮我保护这个孩子吗?”

或是,神圣的你,只想居高临下,看着我们的愚昧?微笑着,连轻视也不屑。

“呵,真难得,莉蒂。被称为“铁血公主”的你竟会为了一个孩子开口求我帮你。我可是会吃醋的哦。”半真半假的笑容挂在少年的唇边,如猫般轻捷优雅地跃下墓碑,悄声无息的落至她面前,吻上她光洁的额,“终于要动手了吗?”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向来冷硬铁血的女子暖暖的笑了,轻抚上那依然让她心动、心伤、心碎更为之心忧的男子的脸庞,“一如你之于我……她,之于你。”

“……是吗?那,我就暂时保管你那重要的宝物吧。”依旧是浅浅的笑着,转身离去。但那紫晶般的瞳眸中稍纵即逝的浓浓的思念与淡淡的哀伤,却让她再一次的体认到自己的无力。

即使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她,依然赢不了她。

真是可悲的认知呢!

时间可以抹去山川的痕迹,可以改变河流的方向,为什么,却无法抹去他心中那个影子?

————————(分隔线:此下的文章风格骤然改变,无法适应者请自行离开)————————

“吵死了。”

头顶传来的歌声和身体所接触的坚硬与冰冷让半梦半醒中的男孩皱起了眉。不满的嘀咕着‘谁唱的这么难听’、‘这张床怎么这么硬’之类的话,缓缓张开眼的瞬间,眯起了眼来适应那似乎太过强烈的阳光。

缺乏现实感的发着呆:几时自己的房间变了个样了?

“哦,终于醒了。”

转头,发现坐在不远处的长发少年正笑咪咪的看着自己。

睡的僵硬的脑袋勉强开始运转,然后加速,正常运转。

回忆中……

猛然,昨晚的一切如洪水倒灌,在脑中奔腾。

飞速的起身,抽刀,刀尖直指依旧一脸悠闲的他。

“你到底是什么人?”

“喂喂,要了解别人之前要先向别人介绍自己,你家大人没有教过你吗?小鬼。”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被一把明晃晃的刀指着,竟然还一本正经的对他说教。而且他最讨厌被称为‘小鬼’,无论是源自于自己的身份还是自我的骄傲。忍无可忍。

“……我不是小鬼,我是五飞·雷·亚尔斯兰,是……”

“是亚特兰帝斯的现任王储,英勇、成熟,很有王者风范,素有‘龙神’之称,但有时却莽撞冲动。令姐莉帝·安·亚尔斯兰,由于代年幼的弟弟执政期间,使用的手段太过强硬与血腥,人称‘铁血公主’。”一口气说完,心情很好的着看小男孩目瞪口呆的样子,“我没说错吧。”

“不准你这么说王姐!”

脱口而出的话语,让自己都惊讶。

在自己心中对那个无视自己的王姐是如此的重视啊。

不过这家伙既然了解全部状况,却还要别人自我介绍?他刚才是故意的?

“哎呀呀~~~不高兴了,真是的,说你是小鬼还不承认,只有还没长大的小孩才会计较这些事。真是个离不开姐姐的小鬼。”用手将面前的刀锋移开,欣赏着自己短短几句话的效果。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在心里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因对方的一句话,理智全部崩溃了。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操刀劈去。

以为他会躲会闪,却在刀锋将近时发现他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心中想着收手,但太过猛烈的去势却无法止住。

要糟!

“咯当”

“你……!”

楞楞的拿着不知如何断掉的刀。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致他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现在的局面。

松一口气、震惊或是兴师问罪?

“呃~~~对不起,把你的刀打断了。我真的只是用了小小的一点力,没想到会断啊。”

“不是这个,你到底是……”

“我会赔你一把的。”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我是说……”

“叫我迪奥就可以了。”

“我要说的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微笑微笑。

沉默沉默。

继续微笑与沉默。

“你这个人……”

五飞看着眼前笑的一脸灿烂的人,充斥全身的无力让他想发火也不知从何发起。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好了,既然你也了解全部的事情了,那么让我尽快将事情办完。”敛起笑容,迪奥倾身向前,原本清朗的嗓音一变转为轻柔而魅惑,“以远古的血脉为连结……以守护者之身份,在此与五飞·雷·亚尔斯兰缔结血的契约……将神之护佑加于你身。契约成立。”

这绝对是个很神圣的仪式!但是场面似乎就难看了点。

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迪奥倾身向前——五飞恶心的退后。

“以远古的血脉为连结”——迪奥一把抓住他的手,在手腕上划了一道口,无视五飞的挣扎与一脸恶寒,将流出的血沾了一滴放入口中。

“以守护者……缔结血的契约”——划伤自己的手腕,将视之如魔鬼的小孩按在地上,强硬的将自己的血滴入他的口中,起身,完成仪式。

“你到底搞什么鬼?”

五飞从地上爬起来,使劲的擦着手上与嘴里的血,愤怒的问道。

“定契约啊。”云淡风轻的回答着,仿佛刚才发生的事只是在哄一个顽皮的孩子吃饭。

“不要敷衍我。定什么鬼契约?”

“啊,我没告诉你吗?”迪奥一付疑惑不已的样子看着他,在他终于丧失耐心准备动手之前,在他眼中很欠揍的家伙终于开口了,“莉蒂将你交给我,让我暂时保护你。可我觉得一直让你跟在身边很麻烦啊。定了契约就不同了,一般的攻击伤不了你的。绝对不夸张的说,就是像昨天那样的乱刀绝对砍不伤你。”

听着迪奥的不负责任的言论,五飞的面色越来越阴沉,小小的身体微微抖颤。

“那我走了。”

对于说出这句话还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应,迪奥有些奇怪的回头。看见刚才骄傲无比,暴躁不已的小家伙低垂着脑袋,嘴里不知在嘀咕着什么。

“怎么了?”

忍不住好奇的凑过去,竖起耳朵听着。

“……不……你们都……我……”

“?”

微微细小的声音,泄露了孩子的哽咽。

难道对于我的好心过于感动,喜极而泣了!

再仔细听。

“……王姐不要我了……我是没用的人,是麻烦……连你都认为我碍事……你们都不要我了……”

孩子那声声颤抖、满是惊惶与无助的话语,如一把尖利的刀刺入他的心中。

是谁在哭泣?

“呜~~……妈妈不见了……她不要小希了吗?小希是,是没人……要的孩子了……”

是你吗,希尔德。

那时也是这样的坚强,这样的脆弱,这样的哭泣。

眼前的孩子与记忆中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没有,没有。你不是没人要的孩子。莉蒂很爱你哦。”

“……骗人。”

“是真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轻轻抱住哭泣的孩子,柔声安慰。

再怎么坚强与果敢,毕竟还是个脆弱的孩子啊!

“你骗我!”

十分肯定的语气。

“没骗你,莉蒂只是有她必须去做的事,把你交给我只是为了你的安全。”

“那王姐是觉得我没用?她还是不要我了。”

“她很爱你。”这小孩怎么这么死脑筋?

“真的?”仰首询问。

“真的。”终于相信了吧。

“那你为什么说我很麻烦?”五飞充分发挥孩子好学的天性,一问到底。

“……我,只是……开个玩笑。”开始冒冷汗。

“那我可以跟在你身边?”

“是的。”是才怪。

“真的??”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真的!你看我像在说谎吗?”

这个小孩果然是个麻烦。当年的希尔德就没这样烦过。

希尔德,还是你最好啊。

认真的盯着迪奥那张“童叟无欺”的笑脸看了许久,男孩终于斩钉截铁的吐出一个字,“像。”

死小鬼,看我以后不整死你。

“那么,在莉蒂来接你之前,你就跟着我吧。”

五飞点了点头,跟在迪奥身后,却被他猛的一个转身吓了一跳。

“啊——对了,你的刀还没赔给你呢。”猛一拍手,迪奥似恍然大悟。随手一抓,一把鞘上镶满宝石的刀出现在他的手中,“怎么不拿啊?我知道这把是太次了点,但你先将就一下。下次再送你把好的。”

不是这个问题吧!

一脸无力的看着迪奥拿来的所谓要赔给他的刀,心中感叹着着这个家伙是真的少根筋还是故意如此。

只要是在亚特兰帝斯生活过的人就知道这是神殿中供奉的神物。

这个人却把它拿来送小孩,还说先将就将就!!!!

他似乎已经可以听见神殿祭祀长那震天的惨叫与怒吼声了。

沉默着拿过了这很有分量的‘赔款’,跟在已被自己从人降级到狐狸的迪奥身后,开始浪迹天涯。

于是年幼的未来王者就如很久以后流传的传闻中一般:

将帝国交给莉蒂公主打理,自己在守护者的陪同下,踏上了成为王者的修行……

****************************************

很多年后的一个阳光明媚、悠闲自在的日子,在亚特兰帝斯王宫的后院里,当年的被守护者与守护者之间发生了这么一段对话。

“有一句话我想说很久了。”

“如果是感谢的话就免了。”

真有良心,知道要感激他了呢。

“我觉得当年还是被你骗了。”

早已长大的青年瞄了眼容颜依旧的‘良师益友’,很肯定的说。

“怎么?”

长发的少年露出被青年从幼年时起就自动将之与狡猾、奸诈划上等号的阳光笑容。

“竟然将那么小的我丢给你这种不负责任的守护者,王姐当年果然是打算不要我了。”

现在的他完全有理由可以肯定当年的那些话完全是他编出来的。不是全部,至少也有一半。想想这个人可是个连定契约都可以为了省事而将该办的手续全部简化的守护者啊。

“呜……莉蒂,你看你家那没良心的小鬼说的话!!!!!太伤我脆弱的心了!!!!!!!!”

更正,小时侯是麻烦的孩子,长大了还是个大麻烦。

看着愤愤不平的向莉蒂告状的迪奥,五飞的眼中泛起了一丝笑意。

还有一句话,我永远也不会说:

谢谢你,在遇见时的温柔。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