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高达WING同人]爱有天翼  

2008-04-15 22:24:06|  分类: 前尘·往事—GW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首先声明,这不是一个坑。虽然很想挖个坑出来的说。但这是我答应给水术的5。1生日贺礼,所以,不行。所以,只是分成上下篇而已(因为再不放上来,我怕要成为明年的贺礼了)
本来一开始,希洛的设定是黑社会的一个小混混,整天为老大抢地盘而战斗,受伤。(小混混:就是港片中拿着西瓜刀互砍,群殴的那种-b-……我承认,当时的我是“居心不良”,一心想像着那个很有智慧的木头像港产片中的古惑仔一样拿刀砍人,你们打我吧……)然后就在莉莉娜搬到了他家隔壁后的某一天,因为械斗受伤回家,被当护士的她看到,善心大发,帮他治疗,日久生情,完美啊!但可惜的是,当时要上课没空写(众:明明是你自己懒!!)于是放到现在写,想了好多,就将他从穿黑西装拿西瓜刀(……?汗)拼拳头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拦路抢劫占山为王……扯远了,我们回到正题,扰乱治安的小混混上升到了伟大的人民警察叔叔(邪恶向正义的转变……质的飞跃啊!)其他的还是没变,依旧是在莉莉娜搬到了他家隔壁后的某一天,因为战斗受伤回家,被当护士的她看到,善心大发,帮他治疗,日久生情,完美啊!
那么,感谢每一个进来看文的人,也谢谢可以耐心看了上面一段文字的人,那么现在,正文开始了。
(不过,为什么又是莉莉娜主动呢?真的是王道啊!)

 

爱有天翼

她是个平凡的女子,大学毕业后在一间小医院里当护士。乐天而富有爱心。
他是个平凡的男人,作为一名刑事警察,每天出生入死,挨枪受伤是常有的事。认真而沉默。
他是她医院里的常客,她为他包扎过几次。从没有过多的交谈,都只将对方当成生命中的过客。

“啊,终于到家了。”拖着有些疲惫的身体,莉莉娜站在自己新租的公寓前,打开了门。
一晃眼,看到邻居家的门缝中透出的灯光,才想起自己还未向这位隔壁的邻居打过招呼。想了想,还是没有进门,而是走到那扇紧闭的门前,有礼貌的敲了敲门。
“咯哒——”
门开了,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熟悉而苍白的脸——
是他,医院的常客。
她楞了一下,没想到会在医院以外的地方看到他。而且还是在自己住的地方。
“什么事?”冷冷的声音,一如他的外在。
“你好……我是隔壁新搬……”低首抬头的瞬间,一抹耀眼的红映入了她的眼。
“你又受伤了。”很直白的陈述。
对于她的话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冰冷的视线扫过金发少女,坚毅的一声不吭,回转身,打定主意不理。
“你……”有些恼怒的看着无视自己关心的他,纤细的手在他转身时一把拉住他未受伤的左手,使劲将错愕的他拖入家中,“跟我来。”
“坐好。”
一脸凶恶的命令男人坐下,她匆忙的跑到房间里,不一会就提着一个白色的医药箱出来,跪坐在他的跟前,开始像在医院里一样为他清理包扎伤口。
他还是用冰冷的蓝色看着这个熟练的为自己上药的女子,心中涌起一阵阵疑问。
“莉莉娜。”
“?”突然的话语让他不解。
“我叫莉莉娜。”低头包扎的女子似乎感受到他视线中的疑问,抬头直视着他冰蓝色的眼,秀美的脸上挂满认真,“你是……希洛,对吧!伤口在未来的一星期内不可以碰水,也不可以做任何剧烈运动,明白了吗?”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她用透着无比认真的神色注视着自己的眼眸,他就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然后,一丝笑容如涟漪,荡漾在她的脸上,柔和、灿烂得让他以为看到的是三月的阳光。
“好了。”满意地看着处理完的伤口,收拾好东西,起身,向厨房走去,“已经这么晚了。你饿不饿?我弄点吃的给你。恩,弄什么好呢……?”
希洛在沉思了一会后,终于想起在何处看到过这个女子——
是自己经常去的医院里的护士,难怪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看了看包扎好的伤口,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她要关心自己,是出于对病人的关心吗?
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他选择沉默地离开。

可想而知,发现了自己离开的金发女子在第二天起,就不厌其烦地开始了每天的堵人计划,彻底的让他实践了自己许下的诺言:不做任何剧烈运动,尽量不碰水。让他的上司,同事,搭档,大呼“世界要毁灭了”。依旧是沉默的男人,却从一开始的拒绝,无奈,到放任,默许,慢慢接受着来自那个女子的温柔与关心。而她也理所当然的享受着他不显山露水的温柔与关怀。

刑事的工作是不分时间的,充满危机的,正如现在一样。
为了抓一伙持枪抢劫犯,他们已经在这埋伏许久了。虽然布置完美,但是对方手里有枪,会发生枪战似乎是在所难免的。这是每个刑警都明白的。
你竟然没有对她表示过?连约会都没向她提出!?
同事们不可思议的话语竟在这紧张时刻回荡在脑中,那是在一个难得轻松没有任务、一直被自己忽略了的节日里,他们笑着问他晚上准备怎么过,当自己理所当然地回答‘休息’时,他们脱口而出的话,以及‘你没救了’的眼神,让自己想了好久。
习惯了一个人的他,现在却被同事们笑称“爱家好男人”。有一次被问及两人是否在谈恋爱时,记得当时自己的回应是让众人目瞪口呆、猛掉下巴的一个“绝无仅有的幸福的只有恋爱中人才有的微笑”。
不仅同事这样说,连他自己都察觉到明显的改变。
曾几何时,他开始期待回家。
期待当自己一身疲惫地回到家时,会有一个温柔的女子微笑着等待自己;期待当自己晚归时,会有一个怒瞪双眼的女子责备自己不爱惜身体;期待……
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么多的期待?
是因为她的出现吧。
几时找个时间约她出去看电影吧。
希洛在心里想着。

行动在一开始很顺利,英勇的警察如神兵天降,在匪徒还未反应过来前,掌控了全局。却在最后一刻遇上了抵抗——
对方利用着复杂的地形开始了反击。
找掩体,开枪,制服面前的歹徒。
却忽略了身后的危险。
当听到身后传来的子弹擦着风而来的声音时,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一刻,他的脑中闪过她的脸,各种各样的表情,看着他。
莉莉娜,我想见你。

“……现在播报最新消息。经过多天的采点与严密的部署,今早本市公安迅速出击,将威胁着本市安全的多起特大持枪抢劫团伙一网打尽。当时……由于歹徒负隅顽抗,在枪战中,有四名警察受伤,三名仅为轻伤,现已出院,另一名脑后部受枪伤,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抢救中……”
“希洛……他肯定没事的。”在自家厨房作饭的莉莉娜听着广播,忧心地想着。
“丁冬——”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让她一惊,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去开门。
“希洛?!”有点吃惊,他这几天有任务,不是都会很晚回来吗?
“我回来了。”
“啊,你回来了。再等一下,就快开饭了。”
回身,她回到厨房,他来到客厅。
“啊,好痛。”
“当心点。你不知道锅子很烫的吗?自己是当护士的人,还……”
希洛冲进厨房,在看到她因忙乱而烫到手时,焦急的把她拉到水池边,一边责怪一边小心的处理着。口气虽凶,但依旧可以听出一丝温柔、无奈、宠溺的感觉。而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静到让他忍不住抬头。
视线胶着的刹那,他看到了她眼中的他,她看到了他眼中的她。
她被拥入一个有力的怀中。先是不解,即而释慰。放松自己,依偎在难得主动的他的怀中。
很温暖的感觉呢!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那个瞬间,有一种她要消失的感觉。紧紧的抱住她,想诉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是嗫嚅着:
“……莉莉娜,我……”
“嗯?”
侧头,看向他,等待着他的话。
“我……”
笑,在一瞬间浮现在她美丽的脸上,她缓缓开口,“希洛。”
“啊?”
呆滞,好可爱的表情。
“你在这里我没法做饭。”
从她美丽的唇中吐出的残酷无比的话语,将英勇的、伟大的、无私的干警可怜的从天堂打入地狱。
“……”无言。有点沮丧的退出她的领地。
他没有回头,所以没有看到她注视着他背影的眼中闪过浓浓的哀伤。

太过轰轰烈烈的爱情也许美丽,却太残酷。
他们并不需要,他们只要对方眼中有自己就可以了。
真的,平凡的幸福也许更适合他们。
这种幸福,有时候,也是种奢侈。

坐在餐厅里,用柔柔的目光凝视着忙碌的她。
希洛突然间有了种非常幸福、甜蜜的感觉。
要告诉她自己的决定吧。
“呤……呤……呤……”
电话铃响了,他习惯地拎起了话筒。
会是任务吗?还是找她的?
因为自从那以后,他就经常出现在她家,让同事们不住抱怨老找不到他人,还以为他失踪了。渐渐的,两人的朋友也对此见怪不怪了。警局找他,电话打到她家,肯定没错;她的朋友找她,听到他接,先调侃两句……
“喂,我是希洛。”
“希洛,快到东方医院来……”
“别急,出了什么事?”
是她的朋友。悲伤、焦急的话语,还间杂着阵阵的哽咽与哭泣声。
“莉莉娜,莉莉娜她……”
“莉莉娜?她怎么了?”不解,她不是好好的在自己的身边吗?
但是,无端涌上心头的不安与无名的恐惧却让他心慌。
总觉得,有种要失去什么,再也抓不住什么的感觉。
他突然害怕的想挂断这电话。
“莉莉娜她……今天下午出车祸刚才……死了……”
他不知道自己后来说了什么,如何回答的。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能想,什么都不想思考。
这绝对是个玩笑,对不对?!
她明明在我的身边,她明明还活生生的在我的身边。不是吗!
“开饭了,希洛。”
听,她在喊我呢,她还亲手给我做了饭菜,让我吃呢。
缓慢地转过身,看向眼前的她。
看,她就在我眼前,伸手可触。
可为什么就是不敢触碰?为什么怀疑呢?
“怎么,又有工作了吗?真是的。不过,不忙的话,要先吃完再走哦。”
是啊,这是她平时的口吻,让我甘之如饴、听上一生一世的抱怨。
我今天还要给她一个惊喜呢。我还要告诉她从来没说过的那句话。我都还没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呢……
“他们打电话来说,你出车祸……”那个字却没有吐出来。担心?害怕?是什么原因都好,“真是的,今天又不是愚人节,再说这种整人方法也太过火了,你说是不是?”
是啊,让我亲耳听到你的否定!
像往常一样笑着‘真是受不了,这么烂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面对着他的焦急的近乎是恳求的目光,她笑了。美丽却悲哀的笑容。
“是吗,原来……”
“不要说,求求你不要说下去。”
垮下了强装的笑容,他捂住双耳,恳求着。
不要告诉他这么残忍的事,在他把整颗心都投入温暖的时候,又将它扔进寒冬。
定定地看她走到自己面前,看到的依旧是她温柔、怜惜的眼神。
“希洛,你要保重自己。天冷时记得多加一件衣服,不然会感冒的;记得要按时吃饭,得了胃病很麻烦的;你上班时太拼命了,要注意休息,太累伤身的;还有……”
“不要,我不要。”
他拼命的摇着头,不知道自己不要什么。
是她的嘱咐,还是她的离开……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看到她的笑容。
不舍的看着眼前因为她而脆弱无比的男人,看着他企求的眸中饱含着泪水。
“希洛,记得……找一个爱你的人。”
“我……”
“别说不要,你真的是很让人放心不下啊。”
“放心不下就别离开我……”
“呵……我爱你,希洛……”
最后的轻语,如青烟袅袅消逝在他和她第一次也是最后的一个吻里。
那么的轻,仅是轻触,却让他的心无法自制地抖颤。
一吻过后,阴阳两隔,他的世界再也没有她的身影。
木然的抓起桌上的饭,一口一口的咽着她为他做的最后一顿饭。
一滴,两滴,三滴……
凉凉的……
有什么顺着脸颊滑入碗中。
他抬手擦拭,却越擦越多。
然后,才恍然,那是他的眼泪。


本章完

无责任后记: 有种好想哭的冲动!!!!!
呜……!我为什么要这么自虐啊?写到最后连自己都快受不了了。
是谁说什么‘爱他就要虐待他’啊?简直是双重的折磨嘛!!
好几次想就此停下,认为就算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也好啊!
但还是写了下去,而且在单位里写的时候差点哭出来了。
果然最近看的几集钢炼太灰暗了,今天又逢魔术师大人的忌辰啊,心情低落时写出的东西果然同样郁闷。
写于2004年6月1日完稿时
最后再大喊一声:
我对不起你,水术。你的生日文文…… T-T
我对不起你们啊,莉莉娜、希洛!!!!!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