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士兵同人]纸盒子  

2008-07-17 16:54:18|  分类: 士兵ALL哲相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己都写着觉得囧的东西,未完~~~~

好诡异啊好诡异啊~~~为啥我会有这么样的想法啊~~~~

 

指定题目:纸盒子
指 定 人:等待下雪的银狐
指定内容:内容随便,但是要扣题,袁哲CP其他随意,要有恐怖情节和EG情节


袁朗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极其不真实的梦。
他见到自己在一个一片雪白的地方,身边全是一个又一个堆垒起来的白色块状物体。
身为士兵中的士兵老A中的老A人类中的……男人的袁朗环顾四周,再上下打量自己,发现除了手里死死抓着的一个烟灰缸和他自己外,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物件。
将手里的东西掂了掂,有点犹豫,没记错的话,这个是他现在仅剩的还没被在禁他烟时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A大队少校小锄头吴哲给搜走转送他人硕果仅存的一个属于他的烟缸了。
不过,向来决绝的袁朗是不会在这种小事上犹豫太长时间的,他边念叨着诸如‘小混蛋你平时害我没烟抽还不够这时候还要让我自己灭了自己最后一个烟缸回去我不削死你我就跟你姓我’之类的话,边抡起了手中的烟缸,砸啦过去。
很意外的,砸到的后果却是看着结实的白色块状物凹了一块,貌似很脆弱的烟灰缸却丝毫无损。

难道老A的烟灰缸也有老A级别的变态的战斗能力!?

处事不惊的袁中队长平静地收回手,宝贝的擦了擦烟灰缸,感慨着‘不愧是从铁头那顺来的啊,质量就是不一样’,一边顺着凹进去的地方摸了摸,很神奇的发现,虽然有硬有软,可是这些都是纸盒子。
既然确定了这只是纸糊的东西,那么就难不倒据说‘除了生孩子外,其他无所不能’的袁朗。再深入一步挖掘进去,袁朗很惊异的看到了那种被他不得不在高压政策下放弃了的7/10白纸卷着提神物体3/10黄色纸卷着海绵圆形柱状体。
哦哦,这是他灵感的来源精神的食粮A人的源泉——香烟啊!!!!
那么这里确切的说,是一个庞大的独具规模的——香烟仓库。
袁朗有些如获至宝地一个接一个的拆着,但那冲天的热情却在看到香烟全貌的瞬间萎靡了下来——
每一根烟上,都如祥云火炬般盘旋而上用象形的甲骨文打着密密麻麻的‘吴哲’两个字。

他郁闷的看着眼前无比诱惑手感极好的‘吴哲’,觉得它就在那里颤颤的闪烁着对他诱惑着:来啊~来抽我啊~来吧~来嘛,让袁朗有了捂眼睛的冲动。

然后袁朗很现实的考虑到,怎么又是有烟没火啊!
很是失望的他夹着细细长长从上白到下的‘吴哲’烟,很无奈的叼在嘴上,深深的吸着那不算久违的味道。抬头却看见了一个奇怪的很大的花色的圆盒子。

我们都知道,上帝关了你的一扇门,就会为你开另一扇窗。

当一扇门被关的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的袁队长遇上一扇开着的窗时,当然会毫无疑问的爬过去。

至于这窗外是好还是坏,就连上帝都不知道了。因为命运女神是一个忙着当保姆一个忙着谈恋爱一个忙着当睡美人……

走到近前,才发现园盒子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字,眯着眼睛围着转了半天仔细研究了半天,上面那么多密密麻麻的字,其实就是一个中心:只要在圆盒子里投上任何一样东西,心中默念想要的东西,就会得到等价的回报。

袁朗恍然大悟状:原来此物是个贩售盒啊!

瞄了眼自己嘴里的‘吴哲’,再看了看眼前的东西,某人眯缝着眼笑开了。

不过在扔烟灰缸还是‘吴哲’之间犹豫了下,最后闭着眼睛扔出的还是烟缸。于是很神奇的得到了一个标着铠甲老虎的打火机……

我们都知道,袁朗不是个会亏待自己的人,他在得到装甲老虎后,考虑了半天还是没下定决心把白白瘦瘦的‘吴哲’用那来路不明的打火机给点着后,就想:一个人,真无聊哪,真想找个能解闷的。
当然,袁朗是个很能把想法付诸实施的人,他在瞟到那唯一一个透着神秘色彩的空白纸盒子后,从盒子中抽出一支‘吴哲’,抬手,又侧首想了想,认认真真地动手拆开了这支‘吴哲’,缓缓的抚平,想着之后会有的美好时光,他无比虔诚满怀期待的双手捧着纸条,任它轻轻坠落而下,仿如他现在慢慢高昂的心。

事实证明,袁朗喜欢自己可以掌握的事物,事实更证明,在某方面,例如和吴哲智斗来说,袁朗有着男人的通病——更喜欢未知的挑战与征服。

然而,残酷的现实却证明了,有时候这种未知的挑战还是需要考虑考虑三思后行的……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等待中流逝,这次却什么都没有出来。

“切,原来是劣质产品。”并不是太失望的袁朗带着‘果然如此’的表情转身。他想,果然是不可能的,那小混蛋怎么可能就这么乖乖的出来陪我呢,许三多的话倒还有可能。

刚迈出一步,猛然听到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突然的变故让他期待又兴奋的转身瞄了一眼,然后,想来无法无天天怒人怨一脸风轻云淡我自巍然不动妖邪入骨的袁朗变了脸,铁青铁青的。

身后,是笑的灿烂异常,露着两排牙有着许三多的脸正源源不断的从纸盒子里涌出的仓鼠。

原来这不止是伪劣的自动贩售机,还是台不良的复印机……

铁路的RP啊~

就算要复印,我投进去的是一个吴哲,为什么复印出来的不是无数的吴哲呢?

就算是长着狐狸身体吴哲脑袋的吴哲也可以啊!!!

很显然的,袁朗同志作为一位忠于队友忠于党忠于祖国的好同志,他并没有接受到来自一衣带水的邻国某部伪军事政治体裁平行空间架构加穿越空幻剧的腐蚀,当然也就不太明白那句当时红遍某一范围被反过来正过去反复使用与念叨的一句话:

人如果不付出什么就得不到什么,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先付出什么,这就是炼金术的等价交换原则。那时我们相信这是世界的真实。

简单就是说,该次等价交换——失败

 

囧囧

 

于是现在,英勇无畏的袁中队长无法动弹地看着越来越多的‘许三多’以他为中心靠拢。

看着那数量庞杂还在陆续增加队伍的‘许三多’们,他不禁寒毛凛冽了。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了。他认为,自己不能学一直等待下雪的银狐,等待着天的恩赐。

许三多,你就是我的噩梦!!!!

再次在脑海里幻想下有着吴哲脑袋的狐狸仰头望天等下雪的样子,补充勇气完毕。

小心的踮着脚尽量不踩到渐渐充斥整个空间的‘三多’仓鼠。

 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现实。

在仓鼠‘许三多’即将铺满地面的时候,袁朗终于高难度的走到了纸盒子边。笑得志得意满的他举起手中的打火机。

我烧了这不良假冒伪劣的贩售复印一体机,看还能出来什么!

咦?没火?

再打了下火,冒出了点火星,依然没着。不死心的继续打火,这次有了那么点大的火星,还是没着。

靠,这打火机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怎么和某个人一样啊!!!!!

有点恼火的袁朗不信邪的继续打着火,没注意到可爱的仓鼠‘许三多’们已经调整了方向,向他狂奔而来。没有防备的后果就是——

成群的小‘许三多’不可思议的集合成了几个大‘许三多’,震动着不知什么做的地板飞奔着晶莹的泪花冲了过来,扑到。于是,冒着火星的打火机就这么脱离了他的掌控,呈现完美的弧度自空中翻滚着干脆利落的掉进了伪劣 产品内。

等袁朗袁朗狼狈地边下狠手把混合版许三多打退,边念叨着‘他妈的,谁也别想压住我,我最欣赏的手下也不行,群上更别想。’

 

等他祈祷着那里别再冒出个菜刀版齐桓或者狙击版成才或者装甲车版高城或者九尾狐狸版铁路或者熊猫滚滚版王团时,冲天的火焰向外溢出。

 

他目瞪口呆彻底傻眼的看着一根一根有着大大脑袋白色细长条状身躯叫着‘好烫好烫啊不要啊不行了受不了了要死了~啊~啊~啊~~’的细幼物体就这么的冒着烟华丽的转着托马斯全旋蹦达在他周围。其实袁队长的神经可以说是很坚韧的一种存在,通过刚才的冷静处理,我们可以窥见其冰山一脚。可是现在他却只能无力的想着:

刚才我扔进去一个吴哲,得到的是无数的许三多;现在我掉下去一个虎状打火机,收获了无数的……有着细长身体的…………吴哲!

 

囧囧囧

 

老天你这是告诉我‘烟与吴哲不可兼得’的道理吗?靠,没你这么耍人的啊!!!

 

而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裹着细长白色烟衣的烟草内锌的吴哲就这么烧完了。呼吸着空气中那特别的烟草味道,看着满地冒着烟只剩脑袋的吴哲,就这么咕溜溜转着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好看的薄唇如往常A到了他般咧着,翕动开合间,他听到了那清澈的嗓音念着:“队……队长…啊…我的太阳…袁朗…烂人……你是…神话……”

神经强大如袁朗者,也只能两眼一闭——昏了过去。

吴哲,你就是我的地狱!!!!!

 

意识消散的刹那,他的脑海浮现的是吴哲那清浅的笑容,没来由的起了一个念头:吴哲,在卡门那遗世独立的镜中世界,合十而行的我和裹着风沙来自彼岸的你相遇于那十万山间,抬头的瞬间,淡眉星目笑意盈然,你我遇见时到底谁是谁的谁。

 

飘飘浮浮的他再次听到断续的仿如念白的声音时,他没好气又怨念的喊着:吵什么吵吵什么吵,你还没完了你,吴哲!

于是世界清净的瞬间,一个轻量级的身胚就那么直直的压在了他的身上,让刚缓过来的袁朗句这么被压的再次回到诡异的世界中去见他的噩梦和地狱。

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梦中挂着清浅笑意的地狱的那张脸上熬的通红的双眼,以及厚重的眼圈,他不动声色的叹了口气,脸上带着一分正经三分戏谑六分刻意的笑:“吴哲,党领导下的军队不兴私人崇拜啊~还有你这是演哪一出啊!功夫熊猫?造型不合格啊……”听着对方的这话,吴哲没有如常一样的反驳,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队长,你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然后过了不久,他就见到了冲进来的许三多以及后面那一长串的老A,各个都是一脸奇怪的表情。

“队~~队长~~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我没想到……没想到……你会这么不……不耐摔……真的”许三多在前头依然不知道看眼神看场地的说着话,于是众老A们也依然抚额叹息——

娃啊,你啥时候能长大啊!

于是袁中队长就这么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的用眼角的余光一个一个瞄过去,然后慢悠悠地开口:“哦,原来是我自己不耐摔啊~”

“…不,不是……是……”着急解释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许真理

“不是,那是什么啊…三多”瞄到某‘地狱’在边边角落里不声不响觉得很不爽的袁朗继续TX

“……是……不是……那个……”

“队长,三多就是想向你道个歉,毕竟是你自己没注意踩到了他的球没注意才摔的住院的。”不复平时的清朗爽脆的嗓音响起,带着无法掩饰的疲惫和沙哑,让袁朗不禁眉头一紧。

不会照顾自己的小混蛋,干什么去了!

挥了挥手,宛如皇恩大赦一般让所有人都散去,最后留下的是齐桓。

“我说,你怎么还不走啊~~”眯了眯眼,状似随意的问着。

“老大,要不是您刚才抽筋一样的朝我使眼色,我不早走了。”嬉皮笑脸地回答着问题,明显的就是乘机开刷。

“…………”高深莫测地仰头看向自己的副手,在把人看得毛骨悚然准备如受惊的兔子般逃走时,突然笑的风情万种。

“别,老大……我招我都招…吴哲这两天都守着您哪~~没休息几个小时,除了看着你睡觉他还真没干什么,就是坚持要在那边嚎《我的太阳》……这可不关兄弟们的事啊~~是他的主意~~您要找去找他算去”一长串的话说出口,人也已经到了门口,等到最后一个字出口,人已经逃之夭夭了。

自然就没看到某人带着志得意满邪气连天的笑容翻身继续他的安稳觉——

你个口是心非的小混蛋,等着。

 

自此以后,袁队长只是越发地喜欢上了挑拨某远在千里之外的某营长;同时益发变本加厉地给吴哲‘加餐’,只是不知道为何会拖上个许三多;只是会在看到最爱的香烟时,会露出一种不知道是哭还是笑的表情。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眼神在一点点的改变,语气在一点点的柔和,依然是同样的生活同样的日子,心意就在那一个个微笑一句句对话一次次的针锋相对中如剥去包装的纸盒子,慢慢揭开的时候,显露出的真实的魅力。

于是风清云淡天下太平花好月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