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乒乓/刘孔同人]花烛错  

2008-08-21 23:07:23|  分类: 体育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令辉看着背对着他的喜气的一对,低头嘴角轻轻挑着笑,眨了眨眼,晃去了眼底的一丝郁郁,再抬头时已是一脸灿烂。
酒是不能帮着挡了,谁让自己之前的事情弄得大家都紧张兮兮的。
还被今天的新郎今天的主角给板着脸训诫式的念叨:酒你可千万不能喝啊
回头更是对着一帮亲朋三申五令:就是为了开心,小辉现在不喝酒,记住了啊,谁都不许灌他。

 

说完后,在众人的一片哄笑中,两人对视,然后刘国梁那绷了许久的脸就这么在对方笑咪咪的注视下一点一点地土崩瓦解,于是,先是无奈的浅笑,继而是两人欢畅开怀肆意的笑。

 

仿如曾经的年少轻狂,一如当年的青春年少不识愁滋味。

 

周围亲友为了这两个好友无奈地点头摇头。

 

他们见证了他们的友情共享了他们的荣誉记住了他们的辛劳

 

却见不到岁月在他们身上流逝了时间,带走了青涩冲动留下了忧伤沉稳。

 

谁又知道这欢笑打闹中的隔阂以及疏离。

 

当两人熟悉地或者说是根深蒂固的习惯性地一个准备抓腰一个准备下手拍打却在触碰到的前一刻硬生生的改变了方向改变了方式,改为哥俩好的勾肩搭背时,疏离的苦涩淡淡着他们的笑语盈然。

 

++++++++++++++++++++++++++++++++++++++++++++++++++++++

 

我们遇上了爱情,却不知道究竟是谁束缚了谁……

那看不见的纠缠交错,是我们彼此的命运。

 

++++++++++++++++++++++++++++++++++++++++++++++++++++++

 

不能喝酒,只能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的被灌着,淡淡地看着他的各种表情,欣喜的无措的暗爽的为难的……

一个一个的姿态,就这么形成了他认识的那个人,那个被自己形容为表面实诚内里FH的刘国梁,那个他的队友他的对手他的朋友他最好的…兄弟

 

热闹的场面,看上去却与自己如此的格格不入。

他游离在快乐之外,迷茫间,猛然想起了在02年他曾痛苦地对着自己低声嘶吼着:“可是我要的不是朋友…不是兄弟…不是……”

那一声声的低沉吼叫,宛若受伤的兽,在企求着挣扎着,期待着,直直地击打到自己的心底,可是当时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

“可是我和你,只能是朋友,只能是兄弟……没有其他!”

现在的他还可以清晰地记得,记得自己当时那平缓却又透着狠劲的语调;记得自己撇开了他盯着他的眼睛,不去看那里面渐渐黯淡的神采,直至湮灭在黑色之后;记得他在最后用灰败绝望的眼神看了他一眼,然后决绝地转身离开时那沉重而又颓败的背影,彷如在那瞬间,他释放完了一生所有的激情。

而那一眼却这么深深的刻在了他的心上,就这么扎了根,挥之不去。

在那之后,他就听到了刘国梁要退役的消息。

在那刻,他错愕了。

在那之后,他看到了刘国梁的疏离,对着自己的笑也变得勉强了。可是他固执地认为,这只是暂时的,他们还会是以前的好朋友好兄弟,但是现在,他却被告知,刘国梁要退役了!!

他想了很多,甚至想到了他是因为自己的拒绝而想离开的。

于是在那段两个人相互躲着相互思考的时间里,那颓败绝望的一眼,一直在他眼前晃动,让他突然有了种揪心的痛。

思前想后,想不出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结论,他就这么携带着满身的不解和些些的怒气,静静地坐在床上,等来了最近一直回避着他,早出晚归的刘国梁。

“…还没睡,你明天还有训练呢…”轻手轻脚地推门进来的他看到在黑暗中正襟危坐的孔令辉,怔楞了下,但是很快就用着平和的语调述说,一边还忙乱地背转身收拾着自己的乒乓。

“你要退役。”这是平静的陈述语句,却带着一点不解。要求着对方的解释。

“…你知道了啊,是时候该退了……”那个忙碌的背影顿了下,继而平静的解释。

“你TMD你骗鬼啊!!你退役!你退役个屁!!!!今天你给我把话说清楚,是不是……”看着那不知道在忙碌什么的身影,孔令辉觉得自己的心里有把怒火就这么烧了起来。他就这么无法控制地走了过去,一把揪起对方,一狠劲把他推靠在墙上,乒乓四散掉落在地上那杂乱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的悸动,乱的仿佛就像他现在的心以及他现在的思维,错落着他们的生活,凌乱了他们的生命。

孔令辉在低头看到他猛然抬起的那双掩饰不住痛苦和绝望的饱含着泪水的眼睛时,他却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冲动与怒火。默默无语地放开了手,缓慢地退到了一边,看着刘国梁弯身下去一个一个捡起了那小小的球,默默的看着。

是的,他只能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他现在算什么,什么也不是,只是队友,只是……朋友

朋友,这不正是他想要的吗,为何现在却有了后悔的感觉。

“……你别瞎猜,我退役确实是因为我到了该退的时候了,不是因为你想的……”顿了下,直起身仿佛疲累到极点地将自己挪到床边靠着的他定定地将视线放在了手中白色的小球红色的拍子上,淡淡地缓缓地说着。

可是你……是那么的喜爱着乒乓,你就这么忍心放手……

孔令辉撰紧了自己垂放在身体两边的手,压抑着想脱口而出的话。

“……好了,以后还是好兄弟……”浅浅淡淡地笑了笑,他继续说着,“……我走了,以后记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于是那晚,他就这么站在那里听,他就这么坐在那里说;然后那晚他哭了,压抑地咬着牙小小声地哭,他就站在那里看着他崩溃了一般的哭泣,宛若哀鸣泣血的杜鹃。

 

他就这么站着,在他的世界之外看着他的悲伤。

  

++++++++++++++++++++++++++++++++++++++++++++++++++++++

 

有时,相爱,早已注定,无法转变的是陌路背离。

 

++++++++++++++++++++++++++++++++++++++++++++++++++++++

 

就这么不注意之间,就在这么个愣神刹那,新郎就这么被灌醉了。

他迷迷噔噔地靠着别人的支撑勉强的站着,乐呵地笑着。

回过神的孔令辉看看一脸为难的伴娘,叹了口气,有些认命地接手了那人。

醉成这样,那酒是不能再敬下去了,可是这么多的客人,不招待不行。亏得几人都是决断能力强的人,于是几人商量了下,由新娘先在这里招呼着,醉倒的刘国梁,由孔令辉先送到预定的新房去,歇着。

将他的一手环在自己肩上,另一手搀着他的腰,慢慢往房间移动的孔令辉,已经醉的迷糊了的人现在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靠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摆布着。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在他们还是搭档双打的时候,每次赢了比赛,旁边的这个人总会一脸笑容的搂着他的腰,很得瑟的举目四顾,洋洋得意的表情让他有种牙痒痒的感觉,于是他也就这么和他较上劲了似的,搂一次打一次,而对方倒也不恼,下次依然故我,一来二去,常此以往,队友们敌手们也就这么见惯不怪了,记不清是蔡指导还是王滔曾调笑着说:“小孔啊,你就从了我们家国栋吧……”于是变本加厉,打时下手更重,却没发觉自己其实还是习惯了他每次的动作和那一脸自豪的笑容,也没发现他渐渐看自己的眼神在改变……

自嘲地笑了笑,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从刘国梁的西装口袋里摸出房卡,艰难地用一只手打开了门,轻轻的把人放在床上后,他有些抱怨地甩了甩手,怎么这才几年啊,就这么沉了,干什么吃的这么胖。

为他脱去了外套,调整了下他的睡姿,让他可以睡的更舒服后,轻轻地依在床上,他有些茫然地看着那张看了十几年的脸,突然觉得自己想看着他的眼睛再像那时候那样,闪亮得意,透着让自己也会由衷喜悦的光芒。

一年一年的流逝,让他渐渐地明白了自己的感情,于是他明了了当自己发短息询问他关于马苏的事情时,他是以着怎么样的痛苦和决心打下那几个“快攻,拿下”的字。

一年一年的飞驰,让他将对他的爱渐渐沉淀,沉淀成浓郁的陈酒,于是在他听到他婚讯的那刻,在他在电话中告诉自己想让他当伴郎的那刻,醉了自己。

于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悄悄只身回到了北京,才会在午夜醉酒后头脑不清地开着保时捷出门,于是擦挂,于是争吵,于是惊动了所有人。

他只是单纯的想着这是只有他和刘国梁唯一共同拥有的同样型号的车,是他现在唯一可以用来怀念他的只属于他和他的东西。

当他在警局醒来,看到一脸严重却又满脸惊惶对着自己憋了半天才说了句‘人没事就好’,在办好所有手续后拉着自己的手走出警局的刘国梁时,他的心底涌上了小小的快乐,原来他还是在乎自己的,这就足够了。

然后,他就这么乖乖地闭门思过,看着刘国梁为了自己跑上跑下,开招待会,和记者们打着太极,绕着圈,就为了自己这次闯的祸。

然后当一切过去了的时候,他也平静了自己的心,就这么参加了他的婚礼,看着他幸福地笑着。

仅仅是看着,就像当年看着他坐在地上哭一样,游离在外。

 

凝视良久,在因为酒醉而迷糊着的他的额头印下轻如蝉翼的一吻,在他的轻语呢喃中决绝地转身:

“再见,我爱你……”

轻轻的关门声,阻断了过往的一切。

尘归尘,土归土。

你有了你新的选择,我将继续我的人生

 

 

++++++++++++++++++++++++++++++++++++++++++++++++++++++

 

 我的爱情它本身就是个错误……

 

++++++++++++++++++++++++++++++++++++++++++++++++++++++

 

长长的静寂笼罩了空旷的房间,静静躺着的人缓缓睁开了眼,定定地望着天花板。

房间里幽暗的灯光,错落地洒在他的身上,暖暖的黄 色,光影交错间,分割了他的身体,模糊了他的表情,暧昧未明。

眼睛眨动了下,昏暗中眼角有什么折射着淡淡的光芒,一闪而逝。

刘国梁抬起自己的手,横在眼前,遮挡了所有的光,任视觉陷入一片黑暗。

他其实真的醉了,可是醉的并不彻底,他只是想着,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可以这么近这么肆无忌惮地亲近他而且不用害怕被他冷漠地拒绝。他几近贪婪地珍惜着那短短的时间,却没有料到会在最后听到了他轻轻逸出的短短话语。

他是该微笑还是该哭泣?

 

他终于等来了他的爱,可是却已经太晚。

他的爱情耗尽了他的等待,却在他准备放下一切的时候,告诉他,其实他也爱他。

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还是他本来就不该错误地醒觉了自己的爱情,他应该让这份感情掩埋在南极的冰雪或者阿尔卑斯白雪皑皑的山脉中,除非世界末日,不然永不现世……

可是他还是这么阴差阳错义无反顾地爱上了。

他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关注孔令辉。他只知道,等到自己发现了自己的感情时,他平日的话语中就已经充斥了关于他的一切,他身边的一切都好似和他有关,都能让他想起瘦瘦长长的他……

而真正察觉到自己的心情却是在95年的世乒赛那个与现在相同的闇夜——

当他一开始在决赛遇到孔令辉的时候,他就有了一种万劫不复的预感。

果然,比赛输给了他,这并没有什么,本来他的球技就是他喂球喂出来的,输给他除了一点点的不甘外,并没有太大反应,反而就这么笑着祝福他,却没料到拿了冠军的人反而沉默着,一脸的不高兴,倒让人觉得是他输了比赛一样。

当他微笑着看他一脸惶急地在自己面前吼着:“国梁,你别笑了你别笑了~~~~要哭就哭出来……”时,他才知道,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哭了。明明是想笑的啊!
然后,就见到孔令辉冷着脸,把前来祝贺的队友教练们通通赶出门,返身扑过来,紧紧地抱着自己,在耳边轻轻地说:“国梁,哭吧…别忍了…我陪你”
在那温柔低沉的声音中,他终于崩溃般地抱着眼前这个瘦弱的身体哭了起来。于是两人高高低低的哭泣声就这么在空旷的房间里回荡。

同时崩溃陷落的,似乎还有刘国梁的心。

两个人就这么发泄着,似乎要把所有的苦痛、不甘以及难明的情绪都哭出来,他们都知道,现在他们需要的不是安慰和庆祝,他们要的只是苦痛与共信任的对方,两人彼此依靠,相生相依。
过了很久,哭累了的两人,才相拥着挤在小小的床上。刘国梁有了丝无奈,可是无奈中却带着纵容。他在闇夜中看着熟睡后如孩子的他,飞扬的心思却漫天漂浮。比赛很累,身体和精神都很疲倦,可是偏偏现在脑子却清明地一如比赛时。

寂静的夜正适合好好的想事情,没有白天的喧嚣和烦扰,思绪清明,他慢慢地想着,想着自己之前的反应,想着刚才自己在身边人那一声轻轻的‘我陪你’中,心瞬间的轻松,然后在他面前就这么毫无顾忌地释放了自己,从压抑的哭泣到嚎啕大哭。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很藏得住心思的人,可是却在他的面前,溃败一地。
于是在这个夜晚,他开始审视自己的心,开始滤着自己难明的心思——

比赛输给孔令辉,他没有不甘,只有祝福

比赛输给其他人,他攒着劲地练,只为了之后赢过他们

和王瑾恋爱的确定,是因为一次他不确定地询问意见时被他给予的肯定

在和王瑾私下切磋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着如果是小辉的话,这球会怎么打

在和王瑾一起吃饭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着这个是小辉爱吃的,那个是他不爱吃的

在和王瑾一起谈论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谈起他的事情,开心的快乐的辛苦的

………………小辉

…………小辉

……小辉

 

什么时候起,他的生活中充斥的都是他的影子……

什么时候起,他会宠溺地包容地看着他的样子……

在考虑了良久,当他得出结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近二十年的人生都在这一瞬间被推倒了。

刘国梁静静地坐起,手有些麻,没有保持好平衡的后果就是把那个睡觉很轻的人给吵醒了。

“怎么了?”迷迷糊糊地问着背对自己的人,孔令辉的精神有些萎靡,毕竟刚参加完激烈的比赛,之后又发泄了一通,整个人放松的结果就是现在动都不想动一下。

“……我,我去打个电话……”怕自己的表情会泄露心思,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他不敢回头看他。只是匆忙地说了一句,就落荒而逃般地跑出房门。而有些莫名的孔令辉则是想了一分钟,得出一个‘肯定打电话给王瑾去了’的结论,翻个身,继续睡安稳觉。

匆匆地关上了门跑到到楼梯口的电话旁边,短短的距离却让他有了疲惫窒息的感觉,他扶着墙慢慢坐下,眼睛定定地看着那台天天打的电话失神。

他不知道他现在逃开了那个房间那个人,之后又能怎样,明天还是要见面的,以后还是要天天相处的,他逃了现在还能逃过以后的每一个日子吗?

还有,还有王瑾,让他怎么面对她呢?!

静静地坐在冰凉的地上,他迷茫地想着不能辜负王瑾,她是个好女孩,这是他的错,是他的罪。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了……

手中拨着那个熟悉到在拨号时已经成为本能动作的号码,突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他有些机械地完成了所有的步骤,在听到王瑾的声音时,他突然消失了所有的勇气,之前想好的话,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喉咙干涩,而话筒对面的王瑾带着淡淡的喜悦问着:“国梁,是你吧。”

长长久久的沉默,王瑾听着话筒中的呼吸声,耐心地等待着,她知道是他,他的比赛她一向是关注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他在比赛后打电话给她,她都会感到由衷的高兴。就在她以为不会听到回应的时候,对面的刘国梁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压抑着什么地,郑重地对她说:“王瑾,我们分手吧!”

“王瑾,我们分手吧!”

一开始的开口总是会带着些许的犹豫,他不想为了自己的这种不被世人承认的感情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想的比较多的人,但是却没想到自己在这一夜的多想,把自己推入了无法回头的境地。

 

 

++++++++++++++++++++++++++++++++++++++++++++++++++++++

 

那一缕曙光,升起来的时候

我曾幼稚的以为,

我又看到了希望……

却不知迎来的,

却是永恒的苦痛与挣扎

 

++++++++++++++++++++++++++++++++++++++++++++++++++++++

  把他的身影从生活中抖落了……

 在黑白世界里,无休止地旋转
却要不停地假装

失神的演出,哀伤的游戏
是留给自己看的动情演绎

如果记忆如南极的冰雪一般坚固,我是该微笑、还是哭泣 ? 如果钢铁像记忆般腐蚀,那这里是欢城、还是废墟?

时间带走了这么多,唯独没有带走我对你的爱。

却在那层层叠磊中益发地清晰明朗……

 静静地坐在这里看着你。虽然,我不知道这样静静地想一个人, 对方是否能真切地感受到。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