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风云]鳄鱼云与鸟人风  

2010-02-20 22:16:45|  分类: 风云ALL风同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地混沌初始,盘古开天,女娲创万物,伏羲定规矩。天下万物尊女娲伏羲为皇。被创造出来的种族就这么相安相守几千年,各自发展,除开一开始的只在宗族内部通婚,发展到现在的跨族联姻。
其中最善于飞翔的羽族,女性容姿绝艳善歌舞,男性容貌俊秀却骁勇善战,为其引来络绎不绝的求婚者。当然也不乏像龙族某条黑龙那样直接抢人的。这是后话,暂且不说。我们先就说羽族现任族长颜盈,就是嫁给了麒麟族的第一勇士聂人王。
但是在他们的儿子聂风出生后不久,一向欣赏强者的颜盈,却因为聂人王为了妻儿,一再推脱断帅比试的邀约,误认为这个她最爱的男人丧失了以往的雄心,愤而离家,而出外向一再纠缠的断帅摊牌,赶回家中却发现妻子离开的聂人王,疯了一般地冲出家,寻找妻子而去。
而他们才六岁的孩子聂风,在随后追随其父的脚步,走遍各族,寻找娘亲,在经过了几年的颠沛流离之后,十岁的聂风在江边遇到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当时的聂风站在山上,俯视着滔滔江水,想着不知又身在何处的爹,呆呆发愣,感觉自己的一生真的如那汹涌的浪花,起伏不定。而就在这时,江水断流,从中分开,一个小小的身影慢慢地从其间爬上了岸,那是龙族里为数不多的龙鳄,看那体型,应该还是幼年龙族,黑色鳞甲中闪动着幽蓝的光芒,在阳光下煞是美丽。一阵淡淡的金光闪过,龙鳄的所在已经是一个黑发的少年。挥手之间幻化出的黑色织锦瞬间包裹住了赤裸的身体。
聂风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其他种族的幻化,不禁有点好奇,步履挪动间的轻微响动,却不期然惊动了那个背对着他的少年。
少年转身,仰首。
他在山上俯视,山间的风拂乱了他的长发,丝丝缕缕间,他看到的是如寒冰般璀璨的一双眼。
他在山下仰视,高悬于天的阳光晃花了他的眼,金光璀璨中,他看到的是如丝般飞扬于风中的长发以及修长的身姿。

当聂风还在赞叹着龙族的幻化之时,却不解地见山下的少年提起手,对着山壁一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站立的地方依然倾斜,在惊呼声中,毫无防备的聂风随之往下掉落。
其实本来对于身负羽族和麒麟两族血统的聂风来说,往下掉对他并没有什么风险,虽然尚且年幼,还无法幻化,可是要不受伤着地还是没有问题的,可是坏事就坏在,当他掉到一半,正准备调整身形着陆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向他的方向袭来,然后在他的惊呼还未出口的那瞬间,已经被对方一掌给劈晕了。在晕过去的瞬间,年幼的聂风感觉到一双结实的手臂抱住了他,自己偎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劈人的正是那黑衣少年。只见他轻松地打横抱着聂风,一步一步缓缓走到江边,那漫天而下的碎石竟然在触及他身边五尺开外就自动弹开。站在江边,他有些呆然地低头看着怀中的人,就连听到响动后,在周围护法的侍卫飞速赶到,都不能让他抬头看一眼。
“堂主……”很小小声地,侍卫长很好奇是什么能让这个小主人发这么长时间呆。
那可是龙族族长雄霸的第二弟子步惊云啊,千万别在这段他们不在的时间出什么问题啊。
“走。”步惊云冷冷地说,然后避过伸手要将他怀中的聂风接过去的侍卫长,率先走了。

其实步惊云这次上岸,是为了他的第一次幻化。本来他特地选了这个地方,并让侍卫清空了方圆几千里,确定没有人可以看到他第一次的幻化后,才上岸的。没想到却来了个正好路过看风景的聂风。于是幼年的龙鳄那平时不太转动的脑子里,却不知为何,立马反馈给他一条信息:看到你初次幻化的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于是,这个时候脑子还比较一根轴的步惊云,就这么做了一件之后让他的师傅雄霸哭笑不得的事情。

抢人。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这是步惊云的一个……美德。当然,不管是由于告诉他龙族规则的人,没有清楚明示那条规则其实是针对女性而言或者还是在当时的步惊云内心长发就等于女性这一悲剧的认知,反正龙族的步惊云强抢了羽族后裔的消息,在不久后,就这么传遍了整个天地。

就像所有的流言以及八卦的产生一样,任何的话传着传着就会变味。于是历史事实就由由‘龙鳄步惊云在江边强抢羽族后裔’演变成‘龙鳄步惊云在江边偶遇羽族美人惊为天人于是抢之’再演变为‘龙鳄步惊云在江边偶遇羽族美人惊为天人念念不忘继而横刀抢之’及至最后演变为‘龙鳄步惊云在江边偶遇羽族美人惊为天人念念不忘相思成灾一再示爱结果美人已有爱侣坚贞不屈导致求爱被拒的步惊云心生怀恨心理变态沉默寡言后将于是单人匹马残暴嗜血地灭了美人爱侣一族继而将美人抢回自己宫中逼迫成婚……’

至此,死神步惊云的名头,就这么在当事人不知道的情况下,传遍天地之间。

多年以后,在茶馆偶尔听到这一长串已经让说书先生熟溜到一口气说完也不用换气不打顿的传说时,当事人之一的聂风立马将刚喝下的一口茶喷了另一当事人步惊云一脸。被那一连串不换气的话给弄的哭笑不得的聂风狠咳了一阵,而步惊云挑了挑眉,伸出右手轻抚聂风的背,一脸处变不惊以左手抹了把脸。

“云师兄……”聂风缓了口气,抬头用那因为狠咳而显得湿润的眼望着步惊云,不明白为什么云师兄会这么淡定。这个误会很严重耶。

步惊云看着聂风,轻抚他后背的手渐渐从一开始的安抚演变为爱抚。

 

 

 

“云师兄~~~~”聂风带着点不解带着点无奈又带着点妥协的小小声地叫着那个正埋头扒自己衣服的人。对方不知是没有听到还是决定忽视他的任何意见,连回复都没有,继续自己的动作。
聂风想了想,按照这么多年对他行为模式的了解,步惊云应该是正在对自己生气,至于生什么气,为什么气,他还真就想不出来,于是他只能无奈地抬头望了望旁边那一根根金灿灿直达屋顶的栏杆,默默地在心中腹诽:云师兄你生气就生气,为什么要找这地方来关我啊~~~
聂风确实是不解,他刚从外面回到现在两人居住的风云阁,就被战战兢兢的侍卫和侍女们如救世主般欢呼着拱涌到了步惊云那门户洞开却一如往常黑漆漆的房间门口,然后就像献祭品一被恭敬地踢进了门,齐声大吼:“主人,聂公子带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大门就被众人合力关上,那速度快的简直和他有的一拼。
在大门关上的那一刻,聂风感觉到了身后那突然逼近的气息,突然有种自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阳光,感受不到那风吹拂在身上的美好感觉了。
当他转过身时,就被身后这个阴沉着一张脸的龙鳄给拦腰抱住,然后他再次没来得及反映,就被他用熟练到睡梦中都能做到绝对标准的动作给公主抱了,然后向房间更深处慢步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