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 舞 夜

夜色下的森林,爱丽丝,爱丽丝,疯帽子的呼唤

 
 
 

日志

 
 

[TF同人本《七夜》声援文]《水银灯》(声波PAPA中心)  

2011-08-25 09:44:50|  分类: TF其他心水CP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银灯,易碎,燃烧摇曳着的是银蓝色的冰焰
                                          
                                      ————好吧,其实就是装B用的名字

旁白:宇宙,人类最后的边疆。这是星舰‘野兔号’的航程。它的任务,是去探索未知的旧世界——赛博坦……
船长日志XX年XX月XX时

……
…………
RUMBLE:我们是霸天虎,更是赛博坦的战士。(编剧注:悲壮的气氛,使用慢四拍的塞星主题乐来衬托)
………………
SOUNDWAVE:晚安,RUMBLE,做个好梦。你们是我的骄傲!(编剧注:表情为忧伤状,什么,TF做不出表情,不行就加眉毛,但是一定要有出忧伤状,鼓风机需要加大风速,来表现悲凉的场景,以及穿过铁堡苍穹的风拂起的蓝色头带—头带是重点)

RUMBLE:PAPA,我把金色的王国献给你……(编剧特别备注:要悠远空旷……特效放金光,逐渐模糊视线,音乐,需要音乐渐渐响起……)

声波看着手上从迷乱和轰隆隆处收到的数据板,一瞬间有了忍不住扶住光镜的冲动: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剧本。

自从去那颗蓝星上拍了三部曲的电影后,轰隆隆和迷乱就半是好奇地关注着那颗原始的星球,然后渐渐的在他的默许下,私接了一条跨宇宙传输光缆来接入了蓝星网络后,一发不可收拾地迷上了开了无数个MJ上论坛。最近他们遇到了一个据说被称为‘HM中的U球’的剧本作者,据说很喜欢电影里迷乱的角色,进而发展为喜欢迷乱的兄弟以及家人,以此为支点奋发写了几部剧本,按照激光鸟不屑的说法,剧本名字很装B地叫《神话?荣光?伟大》以及很囧地念做《无法成为BMW的古德摸您》。然后在创作期间,把迷乱的马甲引为知己,相谈甚欢的碳基作者把初稿拿给迷乱看的时候,和迷乱一起的轰隆立马拍板说如果‘神棍’——很可惜的,轰隆隆非常喜欢这么称呼那部名字很装B的剧——这部电影筹拍的话,一定要由他来接拍,以弥补他这次没去成蓝星的怨念。于是在作者联系片商的同时,轰隆和迷乱拿着剧本找到了声波。

声波低头看向仰着头一脸期待的迷乱和轰隆隆,内心权衡该怎么说才能让轰隆隆放弃这个剧本。
“轰隆隆……”
“PAPA~~”轰隆隆用只有对着声波才会露出的表情期待地看着他,让一向宠爱他们的声波觉得即将说出口的话,会对轰隆隆幼小的心灵造成伤害。
声波不得不承认,这本剧本在某些地方的大胆设想,确实很符合假设。不知道是否是轰隆隆和迷乱在聊天过程中不经意泄露了什么,作者在某些方面抓住了轰隆隆或者更大范围说的话,是磁带们乃至霸天虎的本质,他们尊敬PRIME,却不痴迷,他们是保卫者,却同时是掠夺者,在火种深处的认知,他们是赛博坦的战士。
但是即使剧本写的再好,构思再如何地超前,依然会带有那些碳基的狭隘思想,就比如这里:
<剧本引用:擎天柱如同天选之子那样领导了人类,对抗了人类的衰老化和地球的死亡,最终慢慢将人类和TF的种族混合>——
混合,如何让TF去融入碳基之中,当是杂交水稻改良品种只需要将基因融合在一起么,人类不可能和TF等同,人类惧怕强于他们的存在,又在一定程度上依赖着他们,碳基们会去研究去利用,却不会去共处,塞星人又何尝不是呢,众生平等这句话,还是建立在种族利益之上,没有一个TF会傻到真的去贯彻这句话,就连那位被誉为塞星最崇尚这句话的PRIME,在最后时刻,优先考量的也会是整个种族的利益。声波的逻辑线路在轻轻地嘲笑。

这就好比在人类的想象中,身为战士的虎子们是残忍杀戮的代名词,他们却每每枉顾被他们想象为拯救者的轮子中也有杀戮的战士——比如,雷霆拯救队那群,每个见证过他们战斗的霸天虎战士,都会在那刻从火种深处感到震颤。战士无分好坏,好坏仅是战场上一方的视角而已。身处战场的战士,只能是己方的拯救者,敌方的屠戮者,仅只为了一个信念……

“声波,你有没有看到威震天?”依然是在地球拍片时火焰涂装的高大机体逆着光向他走来,人造日光投射在优美的机身上,让红色的涂装宛若深海中的流焰,冰冷且耀目,会想要去靠近,却无法触碰。
“PRIME,威震天阁下不在这里。”情报官微微点头致敬,身边闹着的轰隆隆和迷乱也安静下来,带着一丝敬意看向执政官,就像那个碳基作者所想象的那样,PRIME确实是个让TF都会有不同程度地产生敬意的TF。“需要我让激光鸟去找威震天阁下么?”
“啊,不用了,也不是什么大事。”红蓝涂装的机体微笑着向轰隆隆和迷乱打了个招呼,有点好奇地看向声波手中的数据版,“这是什么重要文件么?”
“不是,只是一个剧本。”声波权衡了下,如实回答。但是这句话却引发了之后迷乱和轰隆隆的双重唱,他们带着兴奋地向执政官诉说着这个故事——
一个悲壮孤独的战士的故事。

声波想阻止磁带们的述说,敏锐的他注意到了那双光镜在那一闪而逝的伤痛。

<剧本引用:战争本身毫无价值,只会将美好吞噬殆尽,当过去成为历史,历史成为神话,轰隆隆也不想让非普神怀抱里出生的TF重述我们的名字,他们可以在碳基的口里变成故事,但是不能容忍在TF的口中变成过往。>

声波不期然地想起了这句,对经历过分裂和战争的他们来说,这个剧本不仅仅是一个蓝星碳基笔下的故事,那是一种隐于心底的失去的伤痛。但是他最后还是在擎天柱那温和坚定的蓝色光镜面前选择了沉默,并将数据版轻轻放在他的手中。

他的内心足够强大并坚定。

声波看着那个高大优雅的机体,默默想着。

“呃,咳咳……声波,其实这剧本不错……”高大修长的红蓝色机体突然小心地掩饰着自己在看到某行句子时瞬间囧了的表情。他没有忍住往声波的方向看了眼,然后继续将视线挪回数据版上,不小心又看到那个句子,再次忍不住往塞星情报官机体的某个部位看,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在内芯谴责着这不合礼仪的小小行为,装作正对数据版上的剧本做出认真的评价,心里不报希望地希望情报官没有注到他刚刚的失态。

而声波只能在内芯默默黑线,作为情报官,他第一次希望自己没有这么敏锐的情报捕捉能力,他该死地没有办法放过他们的执政官那小心掩饰但不时瞟过来的细小小动作,也无法忽视那些他精确地捕捉到的视线都是往他机体的胸口处集中。
U球的胡子,已经熟读了剧本的他从这个细微的动作中完全捕捉到了执政官正在读的句子‘宽阔的肩膀,肩炮,很大的胸部,还有胸口那个奇怪的logo’。他炉渣的,那是他的磁带仓,不是什么很大的胸部,那个该被U球腿毛掩埋掉的碳基,竟然把他的磁带仓脑部的好像蓝星上那种被号称为40英寸的胸肌大块头,U球的渣渣。大胸的是那群轮子和爱好把正常生物养成巨大异形的震荡波!!还有PRIME您真的不打算把装甲换回来么,一直负责威头机体维护的吊钩已经对最近威头频繁的过载、漏能量液、管路爆、齿轮磨损等情况崩溃地跑来他家哭诉‘我再也不要维修那种地方了’,当时如果不是震荡波带着他最近很喜欢的宠物来串门,吊钩就差扒拉着他的大腿痛哭失声了!!!那修长的音频接收器,被某几只出格的轮子誉为‘塞星最萌的猫耳没有之一’!!阁下,为了赛博坦某种意义上的安全着想,您能不能把装甲换回来啊!!!!!!
声波难得不淡定地在内芯默默OS,并特别在结尾加了好几个感叹号来强调自己的怒火和即将爆发的情绪。

老大,在某种意义上,有这么个没有自觉的身边人,您真是辛苦。

“OPTIMUS……”低沉浑厚的带着金属质感的声音在执政官身后响起,声波微微欠身对着他身后行了个礼,使正在窘迫的OP猛然醒悟般扭头望向身后,高大的银白色机体带着满满的不耐烦在不远处跺着脚瞪视他。他回以一个温和的微笑,然后回身将数据版交还给声波。
沉默地从有点抱歉的擎天柱手中接过数据版,目送红蓝色的机体向远处不耐烦地瞪着他的银白色机体走去,然后并肩走远。
如果能一直保持这样真好。感受着人造日光那温暖照射的塞星情报官的逻辑线路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思维火花。
兴许他该直接联系震荡波去黑了蓝星的片商,让他们再也不敢把注意打到他和磁带们的头上。
声波如是想着,但是在看到轰隆隆和迷乱开心兴奋的笑脸时,他把已经形成雏形的计划从线路中删除了。

你们一直是我的骄傲。我将给予一切我所能给予的。

吹过塞星穹顶的风,带走了宛若叹息一般的低吟


深埋于塞星深处的金属墓地中,森立的十字架上的绑着蓝色的头带,随着缝隙微微泄露下来的光线,墓碑上的文字若隐若现:

孩子已然安睡
暗夜为他放歌
普神为他祝福
金属将他掩埋
他是塞星的战士

孩子的红色光镜如血染的黄昏,黯淡,他正在枯萎凋零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